狮子座黄金圣斗士艾奥里亚的专属领地
投稿邮箱:admin@aiocn.net
当前位置:圣斗士网站首页>列表>相关文章>正文

光の深处

作者:aiocn日期:2014-09-07分类:相关文章

 光の深处 相关文章

来自:神话时代
作者:小Q
原著背景 
登场人物艾俄罗斯、艾欧里亚

光の深处Chapter6】

“米罗,你还记得怎么吹叶哨啊。”艾欧里亚望着同伴。他一直很羡慕,一片薄薄的细长而碧绿的叶子,居然能发出如此好听的声音。

“真是,这个又不会说忘就忘。”

艾欧里亚微笑起来,他说,我还记得这是我们定的暗号呢。

米罗也笑了,那个时候,一群六七岁的小鬼,一点点令人头疼的调皮捣蛋,他的叶哨被伙伴们视为圣域最高机密。

“记得可洛得克那里的野莓吗?”

“记得。可惜,现在没有了。”

弓着身体缩在床上,依旧把脸埋在毯子里的艾欧里亚维持着均匀的呼吸,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的动了动露在毯子外面的小爪子。

很好,靠在身旁的哥哥没有任何反应。

于是小家伙大大的松了口气,慢慢的把脸抬了起来。天晓得装睡是一件多么辛苦的事情,为了做出熟睡后让人放松警惕的乖巧模样,他不得不坚持这种僵硬的姿势,半个多小时,一动不动。天晓得他多么想肆意的“张牙舞爪”一番,舒展舒展已经麻掉的脖子和手脚。

前两次在他入睡后就会离去的大哥,今天居然自己睡着了……

艾俄罗斯枕着自己的左臂睡着,右手搭在一向睡觉不老实的弟弟身上,不轻不重的一条胳膊的份量正好可以阻止踢被子的动作。他并没有换下那身训练时穿的干练的无袖杉,因为他本无意在这个阳光灿烂的午后躺在床上陪弟弟呼呼大睡。可是现在,褐色的短短的卷发遮住饱满的额头,胸膛随着缓慢而有力的呼吸微微起伏,——他睡着了。

哥哥的眼眶下还是有一点淡淡的阴影,看得艾欧里亚有一点点难过和内疚。如果不是贪凉,在三月天跑去海里泡了整整半天,他就不会生病,大哥也不会因为要照顾发烧的他而连续几天睡不好。当然,如果没有生病的话,大哥不会强制要求他在午饭后睡一觉,他也不用装得这般辛苦。

他知道大哥很忙,圣域的日常防务外加教皇派下来的事已经让他脚不沾地了,何况还要兼顾他们这群小黄金的训练。大哥总是一视同仁的对待每个孩子,从不因为兄弟的关系就给他更多的关心和偏护。如果不是这次持续几天来势汹汹的高烧,大哥是绝对不会哄他睡觉的。

听说这几天,撒加替大哥揽下了不少杂事,好让他有时间监督自己的弟弟按时吃药和休息。

除了大哥以外,他最喜欢的就是撒加了。艾欧里亚抱着胸前的被子这样想着。生病的时候,小家伙甚至更希望是撒加来照顾自己,因为撒加不会用大哥那样凶巴巴的眼神盯着他吃药,也不会像大哥拎小猫一般拎着他去睡觉。

艾欧里亚把手缓缓举起来,身旁的人还是没有丝毫的察觉。

呵呵,看来大哥是完全睡熟了呢。

窗外,正午的阳光很耀眼,但却照不进屋子里。

男孩其实在等待。

一声低低的呼哨从窗外飘了进来。那是米罗用桂树叶吹出来的。他们约定的暗号。

可是,现在要怎么摆脱大哥呢?从他身边溜出去的可能性是没有的,只要动一动就会把他弄醒。艾欧里亚开始后悔刚才没有仔细思考脱身之计。

这样的话,干脆就让大哥自己离开吧。

其实这是一个非常冒险的决定呢,因为他不知道大哥是否有其他的事要去处理。如果弄醒他,可他又不离开,那么最后的结局就只能是自己老老实实的睡上一觉,而不能和米罗他们去林子里捡野莓果子抓小鸟了。

又是一声呼哨,停一下,然后是短促的三声。

大概穆和卡妙他们都来了吧?好不容易才有不用训练的机会呢。艾欧里亚决定冒险了,在排除了故意打喷嚏和用枕头里的羽毛搔鼻子的做法之后,他采取了最简单直接也最不容易出纰漏的方法——伸出手裹住毯子,顺带哥哥的那只手一起,翻身。

艾俄罗斯果然一下子醒过来,迷迷糊糊的看过去——艾欧里亚翻了个身,又将毯子全部抱在胸前,露出整个后背,然后像小猫一般蹭了蹭抱住的毯子,继续酣睡。艾俄罗斯挑了挑眉,轻轻地抽出自己的手,帮弟弟把毯子拉回一点盖住身后。

艾欧里亚没有一点动静。但他知道大哥在背后用审视的眼光观察自己。

几分钟之后,他如愿的感觉到床铺轻微的振动——大哥坐了起来。然后轻手轻脚地离开了他的房间。

艾欧里亚安静地窝着,却竖起他的小耳朵努力搜索着周围一切可能的响动。

他确定哥哥已经走出去了。

这时,远处悠长的哨音连跳了三个音阶。艾欧里亚一个鲤鱼打挺的翻了起来。乐不可支。

嘿嘿嘿,成功了!还是被我骗过去了!

躲在树后的几个小鬼依次探出头,远远地观察那间屋子。

他们看见艾俄罗斯拉开门,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返回,过了一会儿才走出来,向十二宫的方向去了。

[走了。]

[不会再转回来吧?]

[不会。今天教皇会召见他。]


[穆你的情报准确么?]

[小艾怎么还不出来?]

[不会真的睡着了吧?]

[是不是他还没好?]

几个小孩用介乎与唇语和小宇宙对话之间的一种方式交谈着。然后他们欣喜的看见小狮子艾欧里亚蹑手蹑脚的溜出房门,四下张望了一番后才大胆而欢快的跑过来。



“死小艾,让我们好等。”米罗扑上去就是一顿抱怨。

“大哥就睡在我身边,我连动一下都不敢~~~

“米罗吹的叶哨你听见了吗?”

“听见了。三次。”

“我吹了四次!!”

…… ……

最后还是稍微大一点的卡妙拉住艾欧里亚问了一句:“你真的好了吗?”

“好了,早好了!”红扑扑的脸蛋上留着两道浅浅的印子,大概是有些粗糙的枕头留下的。

艾欧里亚还没有完全从成功骗过哥哥的兴奋中清醒过来。他咧嘴笑着,很有精神,神采奕奕,丝毫看不出曾经是连续三天高热不退的病人。事实上他的确恢复了健康,中午还令人瞠目结舌的吃完了一大盘油酥的小羊肉。而鲜嫩多汁酸酸甜甜的野莓则是帮助消化的最好的选择。

————**————**————**————**————

晚风拂过,阵阵凉爽。悠扬的哨音带着风一起翩然而舞。

米罗突然促狭的回过头:“后来你被打屁股了吗?”

“没。只是多加了两倍的训练量而已。”

…… ……

“还好。”

“还好。”

两人突然大笑起来,笑声穿透了天蝎宫,在空荡荡的山壁之间传出很远。光の深处Chapter7】 

下午四点,太阳斜斜地挂在西方的天空,海风吹过,丝丝清凉,却淡化不了空气里柔和的温暖。


艾俄罗斯慢悠悠的走着。他的注意力仍放在身后的圣域,虽然已经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可说不定几分钟后就会有人急急的跑来告诉他教皇召见。凭心而论,没有人希望在难得的休息时间被打搅,特别是在今天——为了满足小艾欧里亚的愿望而好不容易腾出来的两个小时。

艾俄罗斯慢悠悠的走着,不远不近地跟着,时不时抬头看着弟弟雀跃的背影。

看来艾欧里亚是完全恢复了呢。

艾俄罗斯脸上的笑容有些如释重负也有些无可奈何。这个小子,现在这么有精神,前几日可是把他折腾死了。他举起双臂,用力做了一个伸展动作,试图减轻由高强度的训练和夜间休息不好而带来的肩部的酸胀。

“哥哥走快点嘛!”前面的小鬼在喊了。

看着弟弟一步三跳手舞足蹈,艾俄罗斯突然间想大笑,那个样子,恩,很像放风的小狗撒欢啊!

小孩子生病是很平常的事情,哪怕是圣域里的小孩。

艾欧里亚生病是因为训练后跑去海边游泳。三月的天气,乍暖还寒,海水的温度也相当低。其他几个小鬼也下了水,但不一会儿就陆陆续续爬上岸,只有这个憨小子定要和卡妙一较高下,憋足劲儿在海里泡了大半天。结果,当天晚上就开始发高烧。

是不是应该给他们再加一点训练量?最好把一天分成上午和下午两段,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他们训练结束后无人管束的状态。

不过,这样的话,小鬼们一定又会多出一大堆苦闷的埋怨吧?

有一次,撒加神神秘秘的找来,拖着他去女神殿外“旁听”那帮小鬼的祷告。

他们居然把神圣的祷告词换成了对训练和管教的诸多不满和抱怨,还请求女神赐与更多的任务给他和撒加,以便他们能少做一些训练,多一点自由的时间。

若不是撒加拉着,他一定会冲进去打他们一顿屁股。
“哥哥,我们去萨罗尼克斯好不好?”弟弟蹭过来,拉住他的手摇,“上一次和米罗他们去我看见好漂亮的轮船。”

萨罗尼克斯是圣域与外界的交接地带,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艾欧里亚他们是不被允许擅自去那里的。

“你们什么时候去的萨罗尼克斯?”

艾欧里亚立刻噤声。

“……”

“……”

艾俄罗斯睨了一眼身前的小家伙,不动声色的说:“你不说我也知道。”“我都听说了。”

“啊!过分!撒加答应过帮我们保密的!”

哦,原来还有同谋。



艾欧里亚立刻从大哥了然的神色里了解到自己是又一次的不打自招,还顺带把撒加给出卖了。

他急忙换上最最乖巧的模样。“我们答应撒加以后绝不会偷偷跑去萨罗尼克斯的,今天大哥就带我去看轮船,好不好?”

艾俄罗斯不说话。

“就这一次!”

“……”

“哥哥……”艾欧里亚可怜巴巴的瘪嘴。

呵呵呵,逗这小鬼真得很有意思。艾俄罗斯终于忍不住笑起来,他觉得今天的艾欧里亚真的真的很像一只小狗,现在正摇着尾巴围着他绕圈子以示讨好。


还不等他说话,艾欧里亚已经窜出老远。大哥笑了就表示同意了叻!

“说好,就这一次啊。”

走近萨罗尼克斯,海风变得猛烈了许多。长长的茂盛的草叶被迫俯下身,紧紧贴着泥土,草叶间的花儿也被吹得东倒西歪。蒲公英的种子被卷进风里,四散飘去。好大的风,因为结界的力量减弱的缘故吗?艾俄罗斯拢了拢被吹乱的头发,对前面的弟弟喊了一句。

小艾欧里亚乖乖地跑过来。

这种时候艾俄罗斯对自己的权威特别满足,他想起那对双生子,不由感慨还是小狗一般的弟弟比较可爱。“风太大,只能玩一会儿。”他把艾欧里亚拉到身边,“你才刚好,不可以再受凉。”

艾欧里亚不以为然的撅撅嘴巴:“我是黄金圣斗士。”

“你还不是正式的黄金圣斗士呢。是谁游泳都能弄得大病一场?恩?”高烧不退,害我紧张了好几天,再忙也要回来守着你吃饭吃药,晚上还得一直给你盖被子。你这个好了伤疤忘了痛的家伙!

兄长看似严肃的表情在今天对艾欧里亚一点约束力也没有。

他半拉半拽的拖着哥哥向前走。

临海之处,是一壁数十米高的嶙峋的山崖。圣域南临爱琴海,东南西南两角皆是地势险要的断崖,而两者之间,却有一段铺着白色细沙的浅滩。连士兵都知道这样的地形无疑是圣域防御上的软肋,可未来的诸位黄金圣斗士大人却把这片沙滩看作圣域最美好的地方。

艾欧里亚找了一处舒适且视野开阔的地方一屁股坐下来。

艾俄罗斯只好跟过去,坐在迎风的一侧,把弟弟护在身边。他希望他们真的有很好的运气,能在傍晚前看见一艘海轮,了了艾欧里亚的心愿然后早早回家。

太阳已经快要吻住碧蓝的爱琴海了。

艾欧里亚也感觉到气温的降低,他悄悄缩向了身边的温暖。“哥,为什么在别处看不见轮船呢?”

“因为这附近海域的水比较深。”

艾欧里亚还是不太明白,轮船不是在海面上航行的吗,为什么和水深水浅有关系呢?他的兄长也不打算进一步向他解释,只是伸出胳膊把他抱进臂弯里,为他挡去所有的海风。


若是平时,和其他伙伴在一起的时候,大哥绝对不会有这样亲密的动作。

艾欧里亚暗暗高兴着,稻草一般的短发在大哥的胸口蹭来蹭去。


撒娇的小动作落在艾俄罗斯眼里,好笑之余,有一点涩涩的感觉。

艾欧里亚跟在他的身边已经快三年了。当初听说弟弟也将成为黄金圣斗士的候选人的时候,是何等的惊讶和狂喜。把他从父亲手中接过来的时候,艾俄罗斯只想着如何把他培养成为一个出众的战士,女神的战士。艾欧里亚也没有让他失望,现在似乎已经没有人怀疑这个调皮到让人头疼的小东西是狮子座黄金圣衣的继承人了。

可是有那么一点心疼,艾欧里亚才六岁,他被剥夺了多少本该拥有的宠爱和快乐呢?

艾俄罗斯想起他们的父母。母亲在艾欧里亚不满周岁的时候就撒手而去。患的是肺结核,本不是很难医治的病却因为一拖再拖和无人照顾而积重难返。当时他已经被带去圣域,甚至连母亲的葬礼也没能参加。没有固定工作的父亲独力抚养着艾欧里亚,直到将他交到自己手里。

那一天,父亲居然什么也没有说,也看不出一丝一毫别离在即的难过与不舍。是高兴两个儿子都将成为女神的侍奉者?还是……

“哥哥快看!轮船轮船!!”

艾欧里亚兴奋的大叫打断了他,远处的海面上终于缓缓驶过一艘海轮。

…… ……

女神保佑。


“好了好了,看到轮船我们可以回家了吧?”艾俄罗斯拍拍弟弟的头。

我好想坐大轮船出海啊。艾欧里亚回头看着兄长,苦兮兮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这个机会……是不是要等我长大以后啊?


于是笑着问,这就是你的心愿么?

“这个才不算是心愿呢。”小艾欧里亚跳起来:“哥哥小看我!”

哦?还小看他了呢。“那你的愿望是什么?”艾欧里亚立刻挺起小小的胸膛:“我的第一个心愿是成为像哥哥一样强大的圣斗士。”

哦哦,看来还挺有志向的,第二个呢?

“第二个心愿是和阿鲁迪巴,米罗,卡妙,还有穆,和所有的人一直做好朋友,不要分开。冬天喝羊肉汤夏天去海里游泳,我们一直要在一起。”

小鬼。艾俄罗斯笑了笑:“那第三个是什么?”

“第三个,希望哥哥能经常带我出来玩。嘿嘿,最好是去外面。”一边说着一边扑到大哥的肩膀上,多少有些耍赖的成分。


“第四个愿望……”

“还有第四个?!”艾俄罗斯装出生气的样子,一把将弟弟抓在腿上。

“你还真是贪心,说,又是哪次祷告的时候编出来的?”

“没有没有!”艾欧里亚扭来扭去,一口否认,生怕又说漏嘴被收拾。

“第四个愿望,”艾俄罗斯故意用了这群小鬼的口气:“希望艾俄罗斯和撒加有很多很多任务,恩,最好是要离开圣域的,这样就没人管我们训练啦!”

艾欧里亚一下子就老实不动了。天啊,大哥怎么会知道他们向女神祷告时说的话啊?呜~~~米罗,穆,我可什么也没说啊!一定是……女神告诉大哥他们的……

当然,这一天是在快乐中结束的。好多人看见艾欧里亚被兄长抱着走回圣域的住地。原因,自然不是因为祷告的事被揭穿而招来了一顿板子。

艾欧里亚伸出手抱住大哥的脖子,一脸的幸福。嘿嘿,下一次,一定要把他的心愿统统告诉女神。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