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座黄金圣斗士艾奥里亚的专属领地
投稿邮箱:admin@aiocn.net
当前位置:圣斗士网站首页>相关文章>正文

《空城之轮回》给艾欧里亚

作者:aiocn日期:2014-06-25分类:相关文章

歌声形成的空间,任凭年华来去自由。所以人的容颜依旧不曾改,纪念着一场庞大华丽却注定没有落幕的疼痛。   
  弯弯月出挂城头,城头月出照凉洲。 
  凉洲七里十万家,胡人半解弹琵琶。 
  琵琶一曲肠堪断,风萧萧兮路漫漫。 
  河西幕中多故人,故人别来三五春。 
  花门楼前见秋草,岂能贫贱相看老! 
  一生大笑能几回,斗酒相逢须醉倒。 

  轮回 
  多么美的词语。轻轻呢喃间就道尽了无穷的爱与恨,生与死,破灭与新生,然后睁大无辜的双眼观望着灵魂的分裂信念的破碎天堂的沦陷。 
  你知不知道我想你了,哥。 
  "艾俄罗斯意图行刺女神,好在被我发现,女神才得以幸免……叛徒艾俄罗斯已被山羊座修罗诛杀。今后凡有图谋背叛圣域背叛女神者,无论是谁,杀无赦!!" 
  十三年前的一个清晨,教皇一扫往日的老迈之态,站在教皇厅外的石阶上宣布了这条命令。他的青铜面具在阳光下反射着森然的莹蓝色光芒,诡异可是庄严。除了撒加,在圣域的所有黄金圣斗士跪在他的面前发誓永世效忠,可是我能感觉自己一直在发抖,怎么也止不住。 
  哥哥,我最信任的哥哥,居然是背叛圣域的叛徒…… 
  那是我生命里无法承受的疼痛。 

  后来教皇单独召见了我。他问我,艾俄里亚,你是否仍想当圣斗士呢? 
  我倔强地扬着头回答,是的,我要成为最强的圣斗士。 
  教皇的眼睛里透出一点暗淡悲哀的光,我听到他低低叹息了一声。他缓缓地说,孩子,可是我希望你能够远离这个圣域。今天我不是以我教皇的身份,而是以你哥哥曾经的……长辈的立场来劝你离开圣域。这里已经注定了毁灭……至少我想救出你,就算对艾俄罗斯最后的一点补偿吧。 
  我盯着他的眼睛回答,不行,陛下。我和艾俄罗斯是不同的两个人,正因为他已经……我才要继续留下来。我会证明给别人看的…… 
  教皇打断了我:孩子,你能够证明什么呢?艾俄罗斯刺杀女神是我亲眼所见的啊。 
  我无言以对。我只有再一次重复:教皇,真的是您亲眼看到的吗? 
  是的。我发誓。他回答得斩钉截铁。 
  那么教皇陛下,艾俄罗斯曾经和我说过很多次,他说他希望我能成为正义的战士,守护好圣域和您。撒加也曾经和我说过,我一定会长成强大的圣斗士。即使只是为了艾俄罗斯的愿望,也请您让我留下来,求您! 
  然后教皇静静走到我身边,蹲下来抱住我。他的怀抱很温暖,很安定,散发着淡淡的阳光的味道,就像哥哥一样。他在我耳边喃喃地说,好孩子,对不起。对不起。 
  我的眼泪就悄悄地落在他黑色的法衣上,绽放出一朵朵绝望的花。 
  我当时不知道教皇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后来我才明白"叛徒的弟弟"原来真的是那么严重的罪名。虽然我是最骄傲的狮子座圣斗士可是我一直受其他孩子的嘲笑和欺辱,他们说哥哥是大叛徒我是小叛徒,他们说我哥哥根本是个什么都不会的草包。开始我会很生气地和他们打架,用接近光速的拳头粉碎他们的身体和他们可恶的扭曲的笑脸。我想我是恨他们的,是比恨我那个成为叛徒的哥哥更加深的憎恨。可是慢慢地我就麻木了,他们没有说错,我是叛徒的弟弟,我所承受的一切都是在为我的哥哥赎罪。 

  我还记得有一段时间我只重复地说一句话:我哥哥真的是叛徒吗? 
  每个人都怜悯而鄙夷地回答,是的,他是叛徒。于是我就相信了,我也以为,哥哥是叛徒,我应该恨他。 
  直到我在一个深夜悄悄溜到双鱼宫流着泪问阿布罗狄,我说,我哥哥真的是叛徒吗? 
  他用一种空蒙的语气反问,如果你的哥哥真的是叛徒,你又怎样呢? 
  我虚弱地回答说,我会恨他一辈子。 
  可是阿布罗狄没有嘲笑没有反驳,他只是默默地为我擦干净眼泪,然后他用最不容置疑的声音告诉我,我不应该恨我的哥哥,因为即使他不是一个正直的圣斗士,他仍然是一个称职的好哥哥。世界上只有我们流着同样的血,所以不管他做过什么我都要相信他是爱我的。

 我一直感谢阿布罗狄在所有人都离弃我时对我说了这些话。否则的话,一个七岁的孩子要怎样在那样绝对的孤独里生存下来。我一直记得他的笑容,安逸纯净而且温和,犹如一朵盛开在月光下的绝美的白色玫瑰。他不愧为与美神共享同一个名字的人,他的强大不同于我们,不同于任何一个圣斗士,他的身上永远有一种忧郁而温和的气质能让我感动。 
  直到现在,在我成为了比他更强的圣斗士之后,在我了解了所有真相之后,也还是感谢他。 
   
  现在我已经想不起当初我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去请求修罗做我的老师。我只记得修罗看到我走进山羊宫时脸上那一抹藏不住的内疚和忧伤。他转过头去说,艾俄里亚,你来做什么? 
  我站在当时比我高整整一头的修罗面前,面无表情地说,因为你能够杀死我的哥哥,所以你应该是比他更厉害的圣斗士吧。那么我希望……不,我请求你教我圣斗士的技能。 
  修罗一直没有看我,他只是生硬地回答,艾俄里亚,我会把你哥哥传授的所有东西都教给你。因为你哥哥,是我的老师。当初我也只有七岁……当时我是七岁吧? 
  我只能看到他的侧脸,我拼命咬紧嘴唇可是我还是哭了,因为我看到他的脸上淌满的清澈的泪水。 
   
  后来我就开始在山羊宫接受修罗的指导。十岁的圣斗士所能达到的极限也许就是修罗这样的水平。当时撒加据说因为最好的朋友背叛圣域而出走,圣域里的黄金圣斗士被遣散,唯一能够帮助我的人就是修罗。而且修罗是哥哥唯一正式的弟子,和他在一起哪怕彻底沉默地练习我仍然可以感觉到哥哥的影子就陪在我身边,我就可以说服自己不要害怕不要难过。虽然我恨修罗,恨他杀死了我唯一的哥哥。 
  修罗和哥哥和撒加不同,他非常不喜欢说话。可是他仍然是个尽心尽责的好老师,我在他手下受到的训练比哥哥在时要多一倍。我没有退路也不需要退路,我只想着我将来要成为最强的圣斗士。多少年,我就这么过来了,只想着成为最强,尊严、地位、名誉、感情我都可以不要,我只要变强,只要打败修罗。我一直不敢去想的是,即使我打败了他,那又能怎么样?哥哥和撒加他们还会回来吗? 
  我也开始变得沉默,每天默默训练默默游荡在空空荡荡的圣域,默数时光在我身上镌刻下的伤痕,默数着岁月轰轰隆隆从我身边飞跑过去流淌成一条广阔的河。河里沉没了我哥哥阳光般灿烂温暖的笑容,散发着植物香味的怀抱,哥哥牵着我的右手撒加牵着我的左手在树林里游戏的片段,以及我所有的骄傲所有的自尊所有对于哥哥的爱与恨。我无数次坐在射手宫刻着哥哥热情的话语的石墙下仰望着黑色的天花板,"来到这里的年轻人,请保护女神!",是留给我还是留给其他人?我再也无从知晓。我唯有淡忘这一切,然后,重新开始,艰难地生存下去。 
  当一个人学会遗忘的时候,他就已经长大了。修罗在很多年以后这么告诉我。 
   
  十三岁的时候我终于击败了修罗,我冷漠地看着我的光速拳幻化作的光线轻盈地束缚住修罗的圣剑,从每一个空隙里向他袭去。我等待整整七年之后,终于亲眼看到我哥哥的徒弟,杀死我哥哥的男人倒在了我面前。可是我居然没有任何兴奋没有任何欣慰。 
  我默默把手伸给修罗,示意要拉他起来。他却笑了:"终于,我可以没有遗憾地去见你哥哥了……"一缕鲜红的血痕从嘴角缓缓渗出。 
  "艾俄里亚,坐到我这边来吧。我知道你没有原谅我的可能,我的罪不值得原谅。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我和你一样景仰你的哥哥,他是我的师父。如果可以,我会用生命来保护他。" 
  我坐到修罗的身边,忽然发现这个十六岁的少年已经满身疲倦满身风霜。"不要说了,修罗。那是他自己的错。他是叛徒。" 
  "谁都可以不相信他,除了你。艾俄里亚,我相信他是无辜的,我相信他是真正全心为女神战斗的圣斗士。我不能告诉你更多,我曾经发誓有些事将成为永远沉默的秘密。可是,诛杀你哥哥的命令是史昂大人发出的。他的话我无法违抗,而他的理由我也无法反驳。" 

 "我明白,教皇他亲眼看到了。" 
  "不是,我说的是史昂,"修罗向我涩涩一笑,"你总有一天会明白的,等到我、阿布罗狄、迪斯马斯克都已经死掉的时候。可是你,艾俄里亚,你不能死。你要永远记得你身上背负着你兄长一生一世的期盼和忧伤。你哥哥的骨灰被我偷偷带了回来葬在慰灵地,你去找没有刻字的墓碑就可以了。对不起我只能做这么多。艾俄里亚,你长得已经越来越像你哥哥了。"

  第二天修罗就去了遥远的庇里牛斯山,再也没有回来过,他的匆忙让我感觉他其实是在在逃避。在他和我相伴的七年里,我一直那么深地仇视他,我以为对哥哥,对修罗的恨都早已刻骨铭心,成为我生存的意义。哥哥已经死去,阿布罗狄说得对,即使他不是一个正直的圣斗士,他仍旧是一个好哥哥。而修罗,其实早在七年前看到他的泪水时我的仇恨已被宽恕取代。忽然间我就有了一种失重的无所依赖的感觉。 
  我最后还是偷偷去了慰灵地,找到了那座唯一拥有无字碑的坟墓。我的哥哥在那里沉睡了七年,他的坟墓上现在已经长满了离离的青草,风吹过去的时候草柔柔晃动的样子很好看。我想,没有我也没有撒加,哥哥一定过得很孤单。 
  后来哥哥的坟墓被监视我的杂兵们发现了,但是我没有阻止他们去报告教皇,因为哥哥不能永远委屈地沉睡在无字碑的下面。可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教皇只是淡淡地说,知道了,按照黄金圣斗士的礼仪把他埋葬在撒加的边上。顺便公布一个消息……双子座的撒加已经死了,可是找不到他的遗体,就做个衣冠冢吧。他们既然是朋友……一切也该做个了结。 
  我深深向他跪下。我说,谢谢您,教皇。我替我的哥哥感谢您的宽容。谢谢您。 
  我七年来第一次在教皇面前称"艾俄罗斯"为"哥哥"。 
  我想我已经长大了。 
   
  后来我遇到了魔玲,遇到了星矢,遇到了纱织,遇到了许多为自己的信仰而战斗的人。可是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教皇的正确性,我仍然记得他的怀抱温暖而安定,散发着淡淡的阳光的味道,曾在我最无助的时候给予我莫大的安慰。所以我相信他,像相信自己的哥哥一样毫不犹豫地相信他,一直到我和沙加在他面前交手,一直到我中了他的幻魔拳,一直到黄金圣斗士在有纱织支持的青铜少年们面前失去王者不可动摇的气概,一直到修罗的小宇宙飞腾上广阔璀璨的星空,一直到阿布罗狄被他送来的玫瑰埋葬在双鱼宫,一直到他自己说出自己的名字……我还是……这么相信着…… 
  这么相信着………… 
  "撒加"。 
  那个一直微笑着说我会成为优秀圣斗士的撒加。那个和我的哥哥约定了生死与共的撒加。那个希望我离开圣域离开这惨烈战场的撒加。那个抱住我的撒加。那个平静地说将双子座的撒加埋葬在艾俄罗斯旁边的撒加…… 
  原来我所有的仇恨所有的信任,不过是他的谎言而已。 
  可是当年他在我耳边喃喃地说,"对不起"。难道这也是谎言的一部分吗? 

  十三年前,我哥哥死在了撒加手上。十三年后,撒加在大家面前自杀谢罪。一场空前绝后宿命而绝望的轮回。圣殿的烟火奄奄一息,我们的信念已在太多人的死亡面前千疮百孔摇摇欲坠。 
  我终于可以不再以"叛徒的弟弟"的身份生活下去,可是修罗,阿布罗狄,哥哥,撒加都已经死去,死在宿命的轮回之下。我终于能够在圣域疏朗的阳光再度大声告诉哥哥,他是我的骄傲,即使这之间已经隔了生死隔了轮回,隔了太多的沧海桑田。 
  哥哥,撒加,修罗,阿布罗狄,卡妙,迪斯马斯克……下一次轮回的时候,也许就是我在重复你们的命运,面对悲壮而无奈的死亡。我们每个人都只是神的棋子,起起落落间演出他们不屑的悲喜。可是我仍然要感谢命运,感谢她让我能够拥有你们这样勇敢执著的伙伴,感谢她最终让我放弃了仇恨。 

  轮回。 
  多么美的词语。轻轻呢喃间就道尽了无穷的爱与恨生与死,破灭与新生,然后睁大无辜的双眼观望着灵魂的分裂信念的破碎天堂的沦陷。 
  十三年,轮回。 
  (背景音乐:《棋子》) 
   棋子  
  想走出你控制的命运,却走进你安排的战局.  
  我没有坚强的防备,也没有后路可以退.  
  想逃离你布下的陷阱,却陷入了另一个困境.  
  我没有决定输赢的勇气,也没有逃脱的幸运.  
  我像是一颗棋,进退任由你决定.  
  我不是你眼中唯一将领,只是不起眼的小兵.  
  我像是一颗棋子,来去全不由自己.  
  即使不回应,从不曾犹豫.  
  我却受控在你手里.  
  想走出你控制的命运,却走进你安排的战局.  
  我没有坚强的防备,也没有后路可以退.  
  想逃离你布下的陷阱,却陷入了另一个困境.  
  我没有决定输赢的勇气,也没有逃脱的幸运.  
  我像是一颗棋,进退任由你决定.  
  我不是你眼中唯一将领,只是不起眼的小兵.  
  我像是一颗棋子,来去全不由自己.  
  即使不回应,从不曾犹豫.  
  我却受控在你手里.  
  我却受控在你手里.

——百度圣迷的圣域吧:烨明珠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