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座黄金圣斗士艾奥里亚的专属领地
投稿邮箱:admin@aiocn.net
当前位置:圣斗士网站首页>相关文章>正文

别样狮子

作者:aiocn日期:2014-06-25分类:相关文章

本站已停止更新,更多更新内容请关注圣斗士星矢中文网www.goldsaint.cn百兽之王,不会也不需要低下头颅 
只是有些时候,单纯用这份骄傲来支撑自己会很辛苦。所以……找点乐子是必须的。 
我已经有点玩腻了的游戏,是与教皇派来监视我的杂兵捉迷藏。游戏过程倒也直截了当:当一秒钟前还好好地走在前面的我突然消失时,总会有杂兵配合地大叫:“啊——不好啦!艾欧里亚逃走啦!”然后,当他慌慌张张,辛辛苦苦地冲去向教皇汇报时,就会无限痛心地看见我悠闲地坐在双鱼宫最后一级台阶上。顺便说一句,游戏的起点通常是山路。 
当第25个杂兵以心力交瘁、体力透支、智力水平急剧下降为由提交辞呈后,我的身边少了很多影子。 
锁链绑不住狮子。这么简单的道理还要我教了才能懂啊,教皇大人? 
我从来就不甚尊敬这位圣域事实上的最高统治者,即使不拿他和撒加乃至我哥比较。 
身为所有黄金中的最年长者,撒加身上完美地体现出了圣斗士应有的风范:富于正义感,强大却不失温柔,又不会显得没有男子气概,真是非常了不起。和我那个按配给制使用责任感的老哥完全不同. 
虽然人前我总是满口抱怨,以斩钉截铁的姿态表达对加隆的羡慕以及对自身命运的惋惜,但事实上我还是有点喜欢我的哥哥的。虽然他懒惰到经常会叮嘱我在教皇召集的早上到射手宫叫醒他;无耻到会在猜拳时耍花样以赢取我的点心;可是在有事情需要谁挺身而出时,他从来不曾落在人后,而且,也有不少声音认为他与我最尊敬的撒加哥哥一样优秀。 
“艾欧里亚,你还只是个小孩子而已,没有必要那么拼命练功。”我的哥哥会懒洋洋地躺在一堆干草上,半睡半醒地建议正在蹲马步的我,“你现在一天的光阴,比我一个月的都要珍贵呢。” 
“艾欧里亚,有的事情是努力就做的到,但有的事情是无论如何努力也做不到的。你的拳会是12黄金当中最威猛的,所以在灵巧性上输给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啊。”我的哥哥会在我比试输掉之后最郁闷的时刻,一边拼模型一边头也不回的安慰我。 
“艾欧里亚,死亡不是离别,只要你还记得,它就会永远和你在一起,在你的心里。”那是惟一一次,我的哥哥严肃正经地跟我说话,当时我们站在我养的小猫的坟前。 
我也曾设想过,如果是完美的撒加哥哥,遇到这些情况会怎么安慰我。但是想来想去,都是些“这么努力,艾欧里亚真是个好孩子呢……没有关系啊,只要努力的话,艾欧里亚一定可以的,撒加哥哥会帮助你……它也很喜欢你,所以你不要哭了,让它安心地开……”之类的话。我很懊恼:撒加哥哥说话的水平怎么会比不上我那个成天嬉皮笑脸的哥哥!可是我也始终没有勇气去问,撒加哥哥他到底会怎么回答我。 
在哥哥半放任地管束下,和穆、亚尔迪他们满山地疯跑,然后被撒加哥哥轻言细语地批评几句……这寻常得我从未珍惜过的生活,却在一夜之间消失殆尽。 
哥哥他……叛变伏诛了;撒加哥哥他……失踪了。 
是亚尔迪告诉我这个消息的。当时我大概楞了一会,就拼命往射手宫跑:什么嘛,亚尔迪这个骗人鬼,居然编出这种谎话来!我一定要马上告诉哥哥,让他好好嘲笑这个小子一顿! 
哥哥不在……找遍了整个射手宫也…… 
穆走过来,眼里怯怯的:“……你哥哥是叛徒,可你不是……我们都知道……” 
大概就是这句话激怒了我:开什么玩笑!我哥哥是叛徒?!是谁昨天还羡慕地对我说“有艾俄洛斯大哥这样的哥哥真好的”?!是谁前天还和我争着谁来接哥哥的拳的?!成天跟在我哥哥屁股后面跑的家伙! 
我正想一头冲穆撞过去,后脑勺却狠狠挨了一下--发现我恶作剧时,哥哥就是这样打的!我兴奋地转过身去,看见的却是米罗那张讨打的脸。学我哥哥?!你不配! 
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自己的狮子宫的床上了。额头、嘴角,还有身上多处地方都火辣辣的疼,喉咙也干得要命。“哥哥!我要喝水——!”哥哥说过,生病的小孩子可以撒撒娇没关系。“我——要——喝——水——!哥——哥——!”我真的很渴啦,哥,你快点出现好不好?“哥——哥——哥——哥——哥————” 
我突然想起,有一次哥哥抢了我的橄榄,我愤怒地朝他大喊:“我最讨厌你了!你不是我哥哥!”还有一次,哥哥强迫我吃女孩子才吃的番茄,我也对女神祈祷过:“雅典娜,请让撒加哥哥当我的哥哥,把现在这个换掉吧。”因为这样,哥哥才消失的吗?那些都是我乱说的,不算啦不算啦。女神,你让我哥哥回来好不好? 
哥哥,以后我都会听你的话,也不会嫌弃你,你回来……好不好?  
……我才没有哭,打湿枕头的是我的口水。 
圣域里的傻瓜总会一厢情愿地认为我是个肌肉发达头脑简单的笨蛋。他们都不想想:天才艾俄洛斯的弟弟,会是一个笨蛋吗?比如我现在的表演,就是我力量与智慧并重的绝佳体现--狮子座的艾欧里亚,从床上起来之后就安静得像换了一个人。 
我不再大喊大笑,也不再动辄发脾气,但是我也不会再和任何人搂搂抱抱闹成一团--那些看不出我哥哥是被冤枉的笨蛋,我才懒得理你们。撒加哥哥失踪,一定是去找我哥哥被陷害的证据了。等他找到了,他们就会一起回来……恩,哥哥一定也在找证据呢……他们在比赛。哎呀不管谁赢啦,你们赶快回来哦。 
现在我反而比较喜欢一直以来用下巴看人的沙加。他总是静静的,一天不说一句话也有可能。有时在自己的宫里待得无聊了,我就会到他那里坐坐。只是坐坐,也不用担心有人鸡婆地问东问西,腻歪了就走,同样不会有人大惊小怪。有时心情好我也会琢磨点小问题:沙加他到底是在打坐还是在睡觉?往他脸上画胡子他会不会知道? 
可惜像沙加这么知趣的人实在太少了。第二宫的亚尔迪就是最极端的反面教材。哥哥不过是证据比较难找迟回来几天而已,至于每每用那种眼神看我么?佛陀转世又不是你!由于他的表情实在比较招人烦,所以每次虽然明知道教皇集会后他都是有意和我一起走,我从来没理过他。

巨蟹座的迪马斯一看到我就会把头转开,哼,等我哥哥回来你再来跟我讨好我也不会理你。而那个女人似的阿布却每次都盯着我看,就像我脸上长了朵玫瑰花!他们俩都是那个老笨蛋教皇的亲信,关系也都不错,怎么阴阳怪气的方式差这么多?! 
穆回了修炼地,卡妙到西伯利亚训练青铜预备生,再加上一直没有回过圣域的天秤座的老师,黄金圣斗士真没剩下几个人了。那个闲不住的米罗自从惟一的搭档走了以后一直找我的麻烦,几次我都想再跟他干一架算了。不过好象我上次下手也有点重,打断了他一根肋骨……是不是还有一颗牙?吃点亏就念念不忘,跟女人似的!` 
还有一个人,修罗。他们都说我哥哥就是死在他手上的。这种没凭没据的谣言我从来不信--就凭他那比菜刀快不了多少的圣剑,最多能削下我哥几根头发--但听到走过的路上传来诸如“听说修罗大人一剑就把那个叛徒给宰了”“那当然,修罗大人比那个叛徒厉害好几倍”的荒唐话,我还是想扁人。 
“砰——”在我准备出拳之前,一只山羊蹄子伸了过去,把那几个长舌男踢了好几个跟头。 
有时,我也会换上一身杂兵般的行头,混迹于预备士训练场。总有些新来的家伙会大咧咧地拍拍我的肩膀:“小子,去把******干了。”然后,看到我光速的动作,他的脸色就会由红而橙,由橙而黄,由黄而绿……直到变成紫色,诸色变换之余震惊、难堪、恐惧、怀疑五味陈杂,也真是蛮好看的。很久没有欺负杂兵了的今天,这个新游戏我一时还玩不腻。 
“喂,新来的,去把那堆石料搬到训练场边!”这个大块头,就是我今天的猎物吗?~ 
“卡西欧士,你不要脸!那明明是莎尔娜要你搬的!”一个瘦瘦小小的身影蹿了过来。 
“日本小鬼……昨天挨揍没挨够是不是?看我一拳把你的舌头打出来!”大块头动手了。这种水准,也配当圣斗士吗? 
“……你!新来的,我警告你,惹火了我卡西欧士,你会死得很难看!”被我轻易地捉住了手腕,大块头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卡西欧士!不得无礼!”虽然音色并不难听,但却异常严厉……看圣衣,是蛇夫星座的女圣斗士 
绿色的身影走到我面前,停滞了一下,她是圣斗士,知道我的身份也很正常。 
“……”略一躬身,蛇女揪着徒弟的耳朵就走,“你竟然敢偷懒?!去,所有训练加一百遍!”“我错了啊——莎尔娜——哎哟——莎尔娜老师,我再也不敢了——” 
“活该!”躲在我身后的褐色头发的少年吐了吐舌头,但随即因另一个女声脸色大变。 
“星矢!后天还有与卡西欧士的比试!你现在偷懒是想死吗?!” 
红色的头发……火焰的颜色,看起来很有活力。 
待少年敏捷地消失以后,她转向我:“艾欧里亚大人。” 
“真扫兴,今天无法戏弄谁了呢……”我也意外于自己竟然会把真实想法说出口。 
“狮子大人的特殊游戏,在圣域里非常有名呢。”那声音带上了一些笑意,“除了几个笨到家的预备士之外。” 
“……”在被冠以狮子座大人的名号时没有看到猜忌的眼神,又看到两个美女(当然,只是从身材判断),这让我颇为愉快,但并不表示我会欣喜欲狂。 
“我不会告诉星矢那个小白痴的。您还可以继续。”同样略一躬身,天鹰座的女战士也走开了。 
之后的确没有人向星矢拆穿我的身份,也许这也是教皇的吩咐,也许不是,管他呢。总之,我开始更加频繁地到训练场溜达。那个小鬼是日本人,平日在这以本地人为主的预备营大概也受了点气。那个卡西欧士……这样的人若也成为圣斗士,那真是对我的羞辱。 
艾欧里亚……”有点吃惊地回过头去,却看见星矢的脸。是了,哥哥失踪时,也不过就是这么大,难怪音调会有点相似。原来我一直觉得哥哥是年长者,却忘记了他当时的实际年龄。 
“喂,星矢,你现在要是有个5,6岁的弟弟,你会不会抢他的东西吃啊?” 
“我才不会呢!姐姐说过,要让着弟弟的……” 
“姐姐,是魔玲吗?” 
“才不是!那个女人严厉得跟魔鬼一样!我姐姐,是个比她漂亮得多温柔得多的女孩子。她在日本等着我回去呢,等我拿到天马圣衣就可以了!” 
有个等着自己回去的姐姐吗……?星矢,你蛮好命的。 
“艾欧里亚,你说什么?” 
“唔,没什么。……你还没有领悟到自己的小宇宙吗?我来教你吧。” 
“啊?!艾欧里亚你不是杂兵吗?你怎么会有小宇宙?” 
“……少废话!你学不学?!” 
“学!” 
“那就专心听我说,还有,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 
回到狮子宫,方才压制住的无力感终于冲破了桎梏:十三年了,哥哥一直没有回来。那就是说……死?!“去死吧!”一拳打向12宫高处,几级台阶应声而裂。可是我想痛殴一顿的那个人,在哪里? 
哥哥,你死了;那是否意味着,你真的是叛徒?! 
我可以忍受哥哥你的死,但我绝对不能忍受身为叛徒之弟这个污名!如果让我发现,十三年来我的信念不过是自欺欺人一相情愿,我绝对会把你挫骨扬灰! 
教皇召见,要我除去在日本冒充女神、挑起、参与圣斗士私斗,甚至还杀死了圣域执法队的城户纱织和星矢等人。正合我意啊……我要积累实绩,摆脱叛徒亲属的负担,然后,亲自查明真相! 
没想到查明真相的一天这么快就到来…… 
发现阴谋,被灭口,托孤……我泪流满面,纯然是出于欣慰:哥哥,没有辜负我的信任!我可以抬起头,没有人有资格再用异样的眼光看我!我是英雄的弟弟,不是叛徒的亲人!` 
但是,还有一个人--撒加! 
重伤的莎尔娜在我到达圣域入口时终于昏迷,之前她一直絮絮地劝我不要贸然行事。虽然知道她的好意,但若是忍气吞声一言不发,我怎配得上黄金狮子的名号?! 
撒加!曾经我最尊敬的撒加!除了哥哥以外我最信任的撒加!你这个伪君子,今天就让我来剥下你的画皮吧! 
“艾欧里亚,能够忍耐住冲动的人,才能够成为最终的胜利者。”哥哥这句话回响在我脑海里的时候,卡西欧士的尸体已经横在了我的面前。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这么愚蠢呢!哥哥他,曾经那么细心地教导过我,我却还是……!我闭上眼睛,握紧双拳,内疚仍沉重地压在胸口。 
“艾欧里亚,请不要自责。”莎尔娜?!她应该起不了身才对!因为卡西欧士的关系吗? 
“杀了他的人,是我。我明明知道他对我的感情的,却一直装作不明白……他是替我而死的……卡西欧士……我无法好好地培养他,甚至还亲手推他上死路……卡西欧士!”晶莹的液体顺着面具的下沿不断下落,我转过身。 
痛悔的感觉不但没有消失,反而逐渐加重……处女宫发生了大爆炸、山羊宫升起了一颗流星、水瓶宫的雪花缓缓落地、双鱼宫的玫瑰瞬间枯萎,还有之前我不清醒时也能感觉到的,巨蟹宫里黄泉旅客的嘶喊…… 
撒加,我已没有资格再惩罚你!但是,你不该为这些小宇宙负责么?! 
冲天的斗气,强烈得让我止不住心惊。 
在你从来不会有所改变的温和外表下,其实隐藏的是这么激烈的性格?你欺骗整个圣域,是从更早的时间开始的吗?!*& 
悔恨!如果我能早点看穿他的真面目…… 
艾欧里亚,人有做的到的事,也有做不到的事!”温暖的小宇宙,从射手宫传来。 
……我知道了,哥哥,迟疑,后悔,遗憾,内疚,还有愤怒,都于事无补。我会更加坚定地做一个女神的护卫者,死而后已,就像哥哥你那样。这是我对卡西欧士最好的补偿,也是我对你最好的纪念,是吧? 
向女神跪拜的时候,我这么想,并全力忽略身后那滩血迹。

——百度艾奥里亚吧:闪电光速拳¢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