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座黄金圣斗士艾奥里亚的专属领地
投稿邮箱:admin@aiocn.net
当前位置:圣斗士网站首页>列表>相关文章>正文

君をのせで(伴随你)艾欧里亚X米罗

作者:aiocn日期:2018-06-10分类:相关文章

圣域传说背景,艾欧里亚X米罗(女性)向,注意避雷。

他从未摘下过头盔。

在艾欧里亚眼中,天蝎座黄金圣斗士绝对是个不折不扣的神秘主义者。从艾欧里亚有记忆以来,就从未见过天蝎座的米罗摘下过他圣衣上的头盔。不管是圣斗士们日常的碰面闲谈还是技艺切磋,带着蝎尾的头盔都牢牢阻挡了人们窥探的视线。说到这一点,艾欧里亚更加认为天蝎座一定是圣域当中最狡猾的一个。其他黄金圣衣的头盔,尽管在战斗状态下武装得严丝合缝,但在一般状态下多少都是可以看到完全的五官的,最典型的要数金牛座阿鲁迪巴朗的圣衣。然而天蝎座,独独天蝎座圣衣的头盔就算在一般状态下也遮住了大半张脸,只留下圣衣主人的一双眼睛来满足他人的好奇心。

艾欧里亚永远无法形容自己对那双眼睛的感受。

天蝎座战士的那双眼睛,绯红剔透,即便不发动小宇宙的时候,也会散发出莹莹微光,仿佛红色水晶制成的夜明珠,美得令人心惊。可那双眼睛里没有任何感情,不生气,不喜悦,不厌恶,不讽刺。无论什么时候见到,那双眼睛都是淡然的,冰冷的,像是在暗示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或事值得他去关心。

这一点让天蝎座的米罗一直雄霸圣域所有流言消息的头条,只因他浑身上下都是扑朔迷离的谜团。其中争议最大的就是天蝎座的真实性别。如果说圣域是一个除了雅典娜女神之外不会再有第二位女性的地方的话,那又要如何解释米罗那柔和瑰丽的声音,身上隐隐的洛神花香,和在一众魁梧的黄金圣斗士中,明显纤细娇弱的体型。

黄金圣斗士中有人对此话题乐此不疲,例如巨蟹座的迪斯马斯克,他曾经有事没事就唱着他自编的摇滚乐拿米罗的性别争议开玩笑。不过,当米罗不声不响的在黄泉入口将他打到半残后,迪斯马斯克再也没有提过半个字。另外一些人对此话题的热衷方式不同于迪斯马斯克。摩羯座的修罗和水瓶座的卡妙更喜欢向米罗献殷勤。他们不管有事没事就喜欢到天蝎宫去转一转,大部分时间都是他们在不停的聊天,米罗一个人站在边上静静的看风景。还有一些人对这件事情完全不在乎,比如处女座的沙加和白羊座的穆,他们根本不管外面各种消息满天飞,只每天看看书,喝喝茶,或者有事没事的时候叫米罗一起过来喝茶。

艾欧里亚内心最盼望米罗到沙加那里喝茶,因为这样他就可以随便找个什么蹩脚的借口跑到沙加那里蹭茶喝。虽说是喝茶,但米罗绝不会撤去头盔,所以更多时候,艾欧里亚见到的都是米罗一个人端着茶杯面朝窗外背对着他们的身影。艾欧里亚记得那个时候米罗有一头垂至腰间的红色长发。深沉而热烈的血红色,如同他的招式那般华丽。偶尔米罗心情好的时候,还会编上一个发辫,让艾欧里亚对那复杂的纹路可以琢磨很久很久。

这一切在艾俄洛斯逃离圣域之后就改变了。

那段时间艾欧里亚消沉到极点,年轻的他自暴自弃的借酒消愁,夜夜宿醉。每天上午他醒来以后,看护在他一旁的沙加就会平静的告诉他,昨夜又是米罗把他带回狮子宫的。艾欧里亚对此完全没有印象,他只发觉米罗的那一头长发不知为何被剪掉了,剩下的长度刚好完全藏在头盔之中,让艾欧里亚多少有些意兴阑珊。值得庆幸的是这段日子没有持续太久,备受打击的狮子座重拾了他的骄傲,昂首挺胸的列于同伴们中间。岁月流转,艾欧里亚也渐渐成熟起来。他留了些胡须,穿上了唇钉,犀利如电的蓝眸总是不经意的撇向远方的天蝎宫。

很久没有和他说过话了。

艾欧里亚想着,决定亲自去一趟天蝎宫见见米罗。走在路上的时候,他在心里翻来覆去的演练着自己的台词,什么第一句应该先问候,第二句应该聊一聊最近的状况之类。终于来到天蝎宫门口的时候,勇敢无畏的狮子再度犹豫起来,望着天蝎宫走廊两侧的火把踟蹰不决。

第三句应该说什么好呢?

他的大脑还在激烈的进行着演算,身体却将他带到了天蝎宫的中心。不燥不热的阳光从玻璃天花板上倾泻下来,温柔的抚摸着宫殿里的一切。

“你怎么来了?”

突然现身的米罗出其不意的一句,完全打乱了艾欧里亚原本预演的台词。他张口结舌的愣在那里,盯着米罗那绯红的眸子说不出话。

“听到响动我还以为又是修罗跑来借东西了。”

米罗的声音听不出他高兴或者不高兴。然而这句话提醒了艾欧里亚,让他的大脑瞬间清醒过来。

“那个家伙经常到你这里?”

他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似乎不太愿意听到米罗的回答。

“啊,是啊。”

米罗无所谓的耸了下肩膀,伸手示意艾欧里亚向里面走。

“他是个连睡午觉都要跑到天蝎宫来的男人。”

“什么?”

艾欧里亚心头一紧,忽略了米罗说话的方式有什么微妙的不一样。

“他还跑到你这里来睡午觉?”

艾欧里亚开始在心底衡量起修罗的实力,正想着,米罗点了点自己的茶几,让艾欧里亚入座,动手准备沏茶。

“没什么关系,反正天蝎宫的台阶闲着也是闲着……你来的正好,刚刚烤了一些茶点,你尝尝看。”

“茶……茶点?”

艾欧里亚的脑子一下子卡住了,修罗被抛到一旁。狮子座受宠若惊般的正襟危坐,看着米罗端上一盘子精致小巧色彩斑斓的马卡龙。

“好了别看了快吃。”

米罗催促起来,坐在艾欧里亚对面。

“啊……哦。”

艾欧里亚毛手毛脚的捏起一个淡黄色的马卡龙囫囵个放进嘴里。清新的柠檬香气恰到好处的释放,淡淡的甜味儿逐渐弥漫了整个口腔。艾欧里亚惊讶的睁圆了眼睛,朴实无华的称赞,道:

“好……好吃。”

言罢他又拿起一个浅粉色的,这次是草莓的香味儿。吃完艾欧里亚还不忘舔了舔手指,惹来米罗一阵轻笑。听到那风铃般的笑声,艾欧里亚心中一怔,脑中似乎想起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想起。

“米……米罗。”

艾欧里亚努力忘掉心中的惴惴,结结巴巴的说出自己最核心的台词。

“我想……谢谢你……那个时候照顾我……”

“嗯?什么时候?”

米罗绯红的眸子有些茫然。艾欧里亚咽了咽,解释道:

“就是我哥哥叛逃的那段时间……谢谢你……”

米罗偏过头去不以为意的说:

“照顾你的是沙加。”

“他告诉我了,”

艾欧里亚急着辩解道:

“每一次都是你把我找回狮子宫的……我……”

“嗯哼。”

米罗似笑非笑的哼了一声,说:

“不用在意,我只是觉得艾俄洛斯不会做出背叛圣域这种事情。”

艾欧里亚蹭得一下站起来,双手撑着茶几脱口而出的问:

“为什么?”

米罗波澜不惊的回答:

“艾俄洛斯不会太复杂的思考,他做事很直接,所以叛逃这件事不会像教皇说的那样还有什么阴谋,唯一的解释就是……他真的需要这样做。”

艾欧里亚惊愕的竟做不出任何反驳。米罗饶有趣味的补充了一句,道:
“你们兄弟都一样,不会太复杂的思考。”
“我……”
艾欧里亚语塞,但仍旧无法反驳米罗的观点。他只好闷闷的喝茶,默默的吃掉了米罗端上来的所有马卡龙,一个不剩。最后,他站起身来,低沉的道:
“多谢款待,那我先告辞了。”
米罗点了下头,并没有要送艾欧里亚的意思。艾欧里亚转身向外走,刚走了两步,才突然记起来一样的问到:
“对了,米罗,你为什么要把头发剪掉?”
米罗的眼神忽然变得冰冷,他严肃的反问:
“你很关心这件事情?”
“也……也不是……”
米罗的态度让艾欧里亚有些提心吊胆,圣域人人皆知米罗的脾气风云变幻,稍有不慎就可能招来狂风暴雨。
“我……我只是觉得……有些可惜……”
“那就不必你费心了。”
米罗扔下这句扭头就走,把艾欧里亚一个人晾在原地。艾欧里亚望着米罗的背影发呆了好一会儿才记起来要回去。他一边走一边思忖,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米罗剪掉了长发。
“明明以前那么喜欢长发的。”
艾欧里亚兀自腹诽了一句,回到自己的狮子宫。
不几日后,教皇的追击令到了,命艾欧里亚去消灭“冒牌”雅典娜女神——城户纱织。艾欧里亚没有任何怨言的行动,然而那天晚上他亲眼目睹了纱织强大而温柔的小宇宙后,猛地联想起米罗说过的话。
——艾俄洛斯真的需要这样做。
“哥哥……”
艾欧里亚以手触摸射手座黄金圣衣,眯起了眼睛。他要去找教皇问个清楚。不幸的是,他被撒加伪装的教皇用幻魔拳洗脑,在接下来对战青铜的时候,如果不是沙加的阻拦,他几乎就要亲手杀了天马座和仙女座。
“这里就交给我了,你们先走。”
沙加单手拦下发狂的艾欧里亚,对遍体鳞伤的天马座和仙女座道。两位少年谢过沙加后拔腿就跑。艾欧里亚愤怒的大吼:
“沙加,你为什么要帮助这些叛贼!”
“艾欧里亚,有时候眼睛所见并非真实。”
沙加隔着天舞宝轮,慢慢睁开眼睛看进艾欧里亚的瞳孔深处。
“醒来吧,艾欧里亚。”
噩梦终于被沙加驱散了。清醒过来的艾欧里亚一身冷汗跪倒在地。沙加蹲下身来查看他的情况。
“我……”
噩梦带来的令人厌恶的逼仄感仍未完全褪去,艾欧里亚不停的深呼吸,手指都在微微颤抖。
“我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
他这样问沙加的时候,心底的一个角落忽然闪过一道光,转瞬即逝,只在他的脑海中留下一串涟漪。
“别担心,事情正在按照应有的轨迹发展。你该随我一起去射手宫了。”
沙加拍了怕他的肩膀,将他拉起来。
“射手宫?”
艾欧里亚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不解的问:
“为什么去射手宫,那里已经不再有人了。”
沙加平静的陈述事实,道:
“米罗把天马座和仙女座都轰到射手宫去了。我们最好快一点,不然如果米罗真下死手就来不及了。”
“啊……哦……”
艾欧里亚还是有些浑浑噩噩,他跟着沙加的脚步穿过处女宫,天秤宫和天蝎宫,一头闯进空弃很久的射手宫。他们进来时,米罗和修罗已经“解决”掉了天马座和仙女座。艾欧里亚见到修罗的瞬间眉头微皱,似乎有些不悦,随即他发现米罗的头盔裂开了,正欲开口询问,沙加却抢在了他前头。
“这些正是艾俄洛斯留下的字迹。”
沙加和米罗他们说了些什么艾欧里亚完全没听进去。他只记得米罗甩了甩头,而后穆和阿鲁迪巴朗带着城户纱织赶到,大小姐吵着闹着挣扎着要为天马座疗伤。当艾欧里亚再次目睹那强大而温柔的小宇宙时,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随之萌发,仿佛自己前世的记忆一般,朦朦胧胧,若即若离,却透着隐隐的警告。所以在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艾欧里亚第一件事就是去问沙加。
“我好像忘记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我记不起来了,怎么都记不起来了。”
沙加在和穆喝茶,他面对着艾欧里亚认真的说:
“只要发生过一次的事情,就永远都不会忘记。你记不起来,是因为你还没有做好迎接结果的准备。”
“结果?”
艾欧里亚又不确定起来。沙加淡淡一笑,说:
“如果你真的认为这很重要,那么不论这之后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你都有觉悟去接纳并承认的话,事情就简单很多。但是,如果你还没有做好准备,记不起来又有何妨。”
艾欧里亚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离开了。当晚,他躺在自己床上辗转反侧,把从艾俄洛斯逃离圣域开始一直到撒加被裁决的那一刻,极尽自己所能的细细回忆了一番。黎明之际他睁开眼睛,按捺不住内心的迫切,踏着熹微的晨光奔向天蝎宫。
他还不太清楚为什么,他只知道要见到米罗,也许见到那个人,自己心中的谜团就都能迎刃而解了。
米罗意外的也醒着。通常他都喜欢睡到将近中午才起来,显然他是为了等待艾欧里亚。
“米罗!”
艾欧里亚气喘吁吁的冲到米罗面前,毫不客气的道:
“摘掉你的头盔。”
米罗不急不慌的反问:
“你是在命令我吗?”
“我……”
艾欧里亚顿了顿,放缓了语气解释道:
“我……我忘记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但是也许你能帮到我。”
“怎么?”
米罗的口气难得有了一丝奚落。
“难道我摘掉头盔就能帮到你吗?”

脑中有一些画面飞快闪过,艾欧里亚单手撑住额头。没错,他在心里对自己说,那些事情和眼前的这个人有关。
“我一定见过你摘掉头盔的样子。”
艾欧里亚笃定的说:
“帮帮我,我要想起来。”
米罗沉默良久,才轻声劝道:
“也许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情,那样的话你也一定要想起来吗?”
“是的!”
艾欧里亚一把抓住了米罗的肩膀,郑重的道:
“因为我知道那些事情和你有关……和你有关的所有事情,我都不想忘记。”
米罗睁大了双眸定睛瞧着艾欧里亚刚毅的脸庞。好大一会儿,他才柔声呢喃的道:
“如果你有这种觉悟的话,那么……”
轻微的金属摩擦声,天蝎座圣衣终年不会撤去的头盔被收了回去,露出被隐藏已久的容颜。
艾欧里亚觉得自己清晰地听到心脏停止跳动的寂静。
头盔下的那张脸,肌肤白皙细腻,绯红的眸子,柔软的薄唇,还有希腊雕塑一般高挺秀气的鼻梁。米罗美得冷艳无法言喻,也许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出能够美得如此让人移不开目光的人了。
但,那是一张属于女性的脸。
“你……”
艾欧里亚大张着嘴巴犹如失去了说话的能力,他一眨不眨的盯着米罗,好像怎么看也看不够。天蝎座性别的事实在意料之外但似乎又在情理之中。
“怎么样?你想起来了吗?”
米罗扬了扬眉毛,没好气的瞪了艾欧里亚一眼。艾欧里亚恍然回过神,愣头愣脑的说:
“你还是留长发好看。”
啪——
米罗抬手一个响亮的耳光重重扇在艾欧里亚的左脸上。黄金狮子被打得懵懵懂懂,有些委屈的瞧着天蝎战士。
“我……”
米罗明显生气了,她轻咬嘴唇,两颊因激动而泛起淡淡的红晕,又让艾欧里亚看呆了。
“你有什么资格来和我说这些!”
米罗清了清嗓子,喘了口气,接着说:
“不过,我倒是可以考虑再留起来。”
“那……”
艾欧里亚勇往直前的道:
“等你将头发留长的时候,我可以娶你吗?”
啪——
艾欧里亚话音未落,米罗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重重扇在他的右脸上。不等艾欧里亚开口,米罗就劈头盖脸的斥责道:
“笨蛋!那样要等到什么时候!”
“那……我……”
艾欧里亚捂着脸缩了缩脖子,米罗阴晴不定的表情让他有些支支吾吾。米罗见他那副样子忍不住又扬起了手臂,恨铁不成钢似的叫道:
“现在马上这种话难道还要我教你吗!”
说着米罗的巴掌作势就要扇下来,却在最后一刻被艾欧里亚牢牢握住了手腕。
“嗯,现在马上。”

艾欧里亚湛蓝的眼睛流露出温柔的笑意,他将米罗拽向自己的身体,另一只手抬起米罗的下巴,不再犹豫的吻了上去。

他全部都记起来了。

那个时候,在艾欧里亚夜夜宿醉失魂落魄的时候,是米罗一整晚一整晚的陪伴在他身边,照料他,直到凌晨她不得不离去时才将自己拜托给沙加。是的,艾欧里亚见过米罗摘掉头盔褪去圣衣的模样,他或许也是所有圣斗士中唯一获得这份殊荣的人。他记得她的唇吻,记得她指尖的撩拨,记得她耳语般的呢喃。

那夜的激情灼伤了艾欧里亚的神经,他再记不起来夜里究竟是谁在无微不至的照顾他,而米罗也从此一刀剪断了自己华美的长发。

“如果我没有记起,”

艾欧里亚隐隐心痛的轻声问:

“你是不是永远都不会提起,只当从未发生过?”

米罗微垂眼帘默不作声,只是将一只手轻轻按在艾欧里亚宽阔厚实的胸膛上。

“我不会再那样无意义的消沉了。”

艾欧里亚认真的望着米罗,坚定的说:

“从今以后,我来保护你。”

语毕他正要再度吻下去,脸上就被米罗毫不留情的又扇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啪——

米罗又羞又恼的喊道:

“谁需要你的保护了!”

艾欧里亚的瞳中隐约可见一丝怒意,他稍稍弯腰二话不说一把将米罗扛在肩头,大步向天蝎宫深处走去。

“打人不打脸,你惹火我了。”

“你放开!”

米罗用指甲戳着艾欧里亚的后背挣扎不断。艾欧里亚丝毫不觉疼痛,他只哼了一声,势在必得的道:

“我会负责到底,你就别想逃了。”

“你!”

米罗竟没有词来教训艾欧里亚了。

“啊……现在可以稍微安心了。”

沙加一边喝茶一边突兀的道。穆在旁边翻了一页书,问:

“什么事?”

沙加面不改色的说:

“女王陛下有了新的玩具,至少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很安静了吧。”

“女……”

穆噎住一样放下书,用手指抬了一下眼镜。

“艾欧里亚是玩具吗?话说回来,你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的?我一直以为只有身为教皇徒弟的我才知道真相。”

“自然是米罗照顾艾欧里亚的时候察觉到的。”

沙加为自己添满茶,盯着茶杯,说:

“你看,女王和狮子不是很般配吗,特别是女王陛下赤脚踩在狮子背上的时候,你想想看。”

穆的眼镜又掉了下来,他嘴角抽搐的道:

“想不到你这么恶趣味……不过……”

穆低头用手捂住脸,肩膀轻轻发抖。

“竟然有一种无法质疑的画面感……”

“是吧。”

沙加似乎对自己的描述很满意,他惬意的喝了口茶,仰起头嗅着从远处飘来的轻风。

洛神花香。

[完]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