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座黄金圣斗士艾奥里亚的专属领地
投稿邮箱:admin@aiocn.net
当前位置:圣斗士网站首页>圣斗士同人>正文

黄金圣斗士们的泪水与笑容

作者:aiocn日期:2018-06-08分类:圣斗士同人

“地球仪”柔美的歌声缓缓流淌到整个房间,序曲、108魔星、沙罗双树园、决战………… 
熟悉的旋律又让我仿佛回到了苦等冥王篇然后在电视机前又笑又哭的日子,想到了那十四个在心中进驻得太深的高贵身影。才明白有些感情永生也难以忘记,有些话语,也还是要说一说才好。 
而他们的笑与泪,便在眼前愈加地清晰起来……… 

Cry———— 

  Mu 

  穆先生是一个清逸出尘的隐士,情绪很少产生波动,然而在冥王篇中他再也不能采取置身事外的态度了。至死保护着圣域的亚尔迪是首位牺牲在此战中的战友,穆懂得他。当金牛最后的小宇宙流星般飞上夜空,穆第一次流下了眼泪,他的泪是亚尔迪最好的祭奠罢。 

  穆之后的三次落泪都是为了沙加(也难怪那么多同人文将他们扯在一起)。面对激动的艾欧里亚和四青铜,先生却无比坚定地挡在沙罗双树园门外。他比谁都清楚沙加早已决意求死,即使眼泪已止不住地滑落,仍是轻抖着说:“你还不明白吗?那正是沙加的心愿………” 

  因为理解,所以沉默。可是我认为穆那时仍对撒加他们抱着一分希望,希望他们不是真的叛变,希望他们不会真的杀了沙加。不然当确知沙加的死时,他也不会再度落下晶莹的泪。那一瞬间,一向温和的穆,想的也是不能原谅撒加。 

  最终等到女神自刎真相大白,沙罗花瓣飞雪般漫天飘舞,穆的目光随着飞过眼前的一片花瓣飘向天际,与此同时泪也滑落脸颊。是为了好友沙加的逝去而哀思,还是为了撒加他们的忍辱负重而心痛?也许两者兼有。 

  温柔优雅的穆先生,他的泪也只为同伴,而从不为自己呢。 

  Saga&Kanon 

  若论最悲情,泪腺最发达的,非撒加莫属。(撒迷表打我) 

  甫一出场在白羊宫,撒加就那样毫不留情地狠对昔日战友。如果不是穆看出他的心底正血泪交织,谁会知道撒加是在用冷酷的面具强撑着不让自己崩溃。 

  双子宫里的双生相见,撒加和加隆互指对方为恶魔的言语诋损在我看来滑稽而残忍。孪生子本该是最心意相通的,那次更像是赌气的囚禁使他们13年不得相见,难道见了面也不能理解彼此吗?还好后来撒加流下了眼泪,虽然加隆没有看到,但那是兄弟情深的证明。还好,真的。 

  沙罗双树园一战,当卡妙修罗为是否使用A·E犹豫时,仍是撒加,强悍冷竣的撒加那一句“为了雅典娜,难道不值得我们高兴地舍去圣斗士名誉吗?”激励他们站起。沙加的灵魂消失时三人都在哭泣,被迫杀死同伴,撒加的痛苦不会比任何人轻。然而冥界妖蝶诡异地在空中飞过,他连本来想说出真相祭奠沙加也无法做到,只有狠狠地捶击大地,硬生生吞回泪水。 

  双A·E对决四青铜说教是令我挺不爽的一段,不过他们三人长久以来的辛苦终于得到肯定,任谁都会难抑心情,撒加此时的泪水滂沱(这词形容得……)也能理解。只是这些话若是先生小米小艾他们来说,想必他会更加欣慰。 

  女神殿内,当看到13年前刺杀纱织的短剑重回到手中,撒加最初的惊疑不定渐渐变成深深的伤感。13年前染血的那场谋刺,13年后又以同样的方式来了结。眼泪滑落,握剑的手在颤抖,剑落时,随着撒加那声悲痛至极的呼喊,既是旧日恩怨的结束,也是新一轮战争的开始。 

  撒加,他实在是一个最坚强,同时也最脆弱的男人啊。 

  比起那“悲情一代男”的兄长(无话辩解了,撒迷打我吧),加隆似乎要坚强很多。若说撒加是天空,深邃辽阔。加隆就是海洋,桀傲不驯。 

  与撒加13年不见,再见却已物事人非。当看到与他一模一样脸孔的哥哥说誓杀女神时,加隆就像看到13年前的自己。 

  他怎么忍心让撒加像当年的他一样走上不归路? 

  腥红毒针招招狠辣针针入骨,加隆却不还手一式。他在用自己的血洗刷年少时的过错,也许这样就可以更接近一点,更接近一点那个曾如同神般完美的哥哥。 

  “这里只有自己人,他是双子座黄金圣斗士加隆。” 

  得到米罗的承认后,加隆终于忍不住男儿热泪。他可以抬头挺胸地面对任何人,代替撒加去参战了。双子座,那本就是撒加加隆两人共有的星座。没错,撒加和加隆,一个也不能少。 

   Alolia 

  狮子座的艾欧里亚不愧是阳刚型代表,他仅有的一次流泪是在沙加死时。犹记得小艾当时击在墙上那重重一拳,看不情他的表情,只看到他眼中落下的泪水,那不只是为了沙加,也是为了杀了沙加的那三人吧,尤其是撒加。一直觉得艾欧里亚小时候定曾将撒加视同与哥哥艾俄洛斯一样的高度去崇拜过,而撒加此时的行为让他的最后一点尊敬也全盘崩溃。这样就不难理解小艾为何会丧失理智怒想撒加他们挥拳了,狮子尖利的獠牙,只有在深深受伤时才会朝向自己的亲人哪。 

124金色的冲突_20180608223015.JPG 黄金圣斗士们的泪水与笑容 圣斗士同人

  Donhko 

  在五老峰端坐243年,即使外貌可以恢复年轻,童虎的心灵想必已被岁月磨砺得沉静如水。能令他感情难以自控的,也只有昔日好友史昂吧。惊天动地的生死相拼,恐怕远远比不上亲自送走好友的悲凉更令他痛苦。史昂消失时童虎一直没回头,是不忍,也是不敢。金色星屑温柔散落在他周围,童虎仍不动如山,只有那行泪显露了他对史昂的情谊。 

  “到下次见面为止。再见了,我的好友…………” 

  这是他一直最想说,也是史昂最想听到的话吧。 

  Milo&Camus 

  我难以想象当米罗的双手狠狠掐住卡妙脖子时,他心里是什么感受。 

  我不愿看到他们如此的,米罗卡妙都视对方为最重要的存在,理应彼此理解。可是我无法责怪小米的狠心,天蝎的愤怒来自与他人的不受控制,感情越深,一旦被背叛伤得也越深。 

  面对卡妙在自己手中的痛苦,即使是沙加死去也没有哭的米罗,眼中的泪却要夺眶而出。还是难以下手啊,再怎么恨,那还是卡妙,米罗最好的朋友卡妙。当看到米罗无力地跪在卡妙面前时,我那眼泪哗哗地…… 

  曾有圣迷说过,普天下可以辜负米罗的只有卡妙一人。那么同样的,可以这样惩罚卡妙的也只有米罗。虽然这两种情况,都令我心疼。 

  说了米罗,就不能不一起说说卡妙。(小米和妙妙是不分开的,HOHO……) 

  卡妙被圣迷称为“冰与水的魔术师”,坚硬绝寒的冰其实是可以融化的,一旦融化,就成为清冽纯净的水。 

  白羊宫心底的泣血,是不得不挥拳朝向同伴的无奈;沙罗双树园的落泪,是被迫杀死战友的心伤。而更痛苦的是他还要面对穆的悲,艾欧里亚的恸,米罗的恨。 

  能令卡妙这块冰融化的只有亲情和友情,而他的真正溶点恐怕只有两人:米罗和冰河。 

  当冰河喊出他相信老师绝不是叛徒时,卡妙的神情不曾改变,两行清泪却无声落下。他的心血没有白费,爱徒的信任,正是当年他为冰河付出一起所应得的回应。(那时我真的很想说一句:冰河,你小子终于长大了。) 

  可是米罗还没有原谅他,短暂的被扶持后,他是第一个被摔到冰冷地板上的人(小米你出手还真……)。卡妙最后的一次落泪虽是对着女神,可是我宁愿相信他是为了米罗。那时已经丧失视力看不见任何东西的他,仅存的听觉仍能听到米罗的无情话语。恨是一根尖锐的刺,扎在卡妙米罗的胸口,让他们都苦不堪言,谁能说两人的痛苦孰重孰轻呢? 

  最后,虽然知道很俗,还是觉得这句诗最适合描述卡妙:圣域故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我知道我串词了,你们再打我吧) 

  Shura 

  闯白羊宫时,与沙加对战时,第一个出手的都是修罗。 

  他的意志真的如同他的圣剑一样锐利绝冷,但是剑也是有温度的。面对穆,修罗的心底同样在泣血;面对紫龙对他的肯定,修罗的泪同样炽热无比。记忆最深的是沙加的灵魂在沙罗树下静静端坐,修罗的圣剑本已凌空劈落,却在仅差毫厘时生生顿住。手止不住地在颤抖,泪落的同时他也哽咽着忏悔:“沙加,对不起…………” 

  剑无情,人有义。眼泪的温度下,是修罗坚如磐石的忠诚与信念。 

  Shion 

  雨在下,沙罗花瓣在他掌中轻轻抖动,几乎是带着哭腔念着牺牲了的黄金后辈们的名字,史昂脸上水痕交错,也不知到底是雨水还是泪水。 

  跪在女神像前,史昂终于卸下了坚强的面具,任泪水滴落大地。他慢慢向青铜们诉说着事情的真相,说他们抉择的坚定,说他们战斗的艰难。回忆中所有复活的黄金白银圣斗士都曾站在他面前,他问他们是否被当做叛徒也无所谓,回答他的是所有人清澈的目光。身为前辈,史昂知道他们即将面对的是何等困难,只有合上眼,轻轻说一声“谢谢”,眼角泪光闪动。 

  “撒加他们是流着血泪在战斗,你们知道他们有多痛苦吗?”流着泪吼出这句话的史昂,再也没有了往日优雅高贵的威严,只有悲痛至极的泣血呐喊。其实他的伤痛不比撒加他们轻一分一毫。既有与好友童虎对决的悲,也有要亲眼目睹黄金后辈们自相残杀的痛。但是,他说的是“撒加他们”,却唯独没有自己。就在这一刻,黯然动容。

smile———— 

  如果说黄金GG们的眼泪是在圣迷心中炸开的悲情炸弹,他们的微笑则像把柔软刻骨的刀。最初会为他们各具特色的的笑而心醉迷离,而一旦静下心来回味时,早已附着在微笑中的悲伤因子才会柔柔缓缓地攀上心脏,伤口轻浅,却痛彻心肺。 

  第一个笑容——亚尔迪 

  也许牛哥才是真正的“悲情一代男”(这回换牛迷来打吧),就因为长了副不太讨喜的尊容,实力和人气就一直在底层晃悠。但我爱极亚尔迪在金牛宫内的拈花一笑,虽然不美形,却是所有黄金GG中最朴实无华的笑容了。牛哥自有他温和细腻的一面,他心中自有一片愿用生命去捍卫的圣域。也许不像同伴们那么含义深刻,只是想让那个笑得甜美的小女孩和美丽的紫色小花能继续在阳光下快乐生活。 

  简单,却真挚得让人感动。 

  第二个笑容:米罗 

  TV版里那个时常笑得活泼迷人的小米,到了冥王篇里几乎就没笑过了。他唯一的一次微笑,偏偏是在本不该笑的时候。 

  “加隆,这次战争你我也许都难逃一死。所以,我们只不过多活了短暂的一会儿而已。” 

  闭上双眼的米罗无声地笑了,仍是那个我所熟悉的翘起一边嘴角的微笑,可是为什么你的笑凝结着苦涩?你想到了什么?你看透了自己今后的宿命是吗,我那倔强又骄傲的天蝎战士………… 

  我曾那样期待看到米罗的笑容,可是为什么真的看见了,我反而有想哭的冲动? 

  第三个笑容:穆 

  和小米一样,先生在冥王篇里也不爱笑了。他的笑,也和过去不一样。 

  被巴比隆的意念绑住,一大群五大三粗的冥斗士围着他杀气腾腾地逼问,穆却轻蔑地勾扬起唇角:“你们一群人也会跟丢撒加?真是不像话啊。”我当时就被先生的笑给迷倒了。面对危机,黄金圣斗士都有绝不屈服的气度,不过能谈笑风生才是真正的勇气啊。 

  小星星在这一话虽然抢了不少先生的戏份,穆还是宽容地将微笑连同守护女神的信念一起交给了他:“星矢,我将女神托付给你了。”他知道,如果黄金圣斗士不在了,还会有青铜们继承他们的任务继续保护女神。这时不知怎地就突然想起了这句话:对待敌人像寒风般无情,对待同伴像春天般温暖。(汗) 

  温和如风,千金一诺,先生的笑,的确有让人沉醉的魔力呢。 

  第四个笑容:沙加 

  “沙罗双树的花,也凋谢了吗…………” 

  年幼的沙加便紧闭了稚气双眼,眉间尽是人间疾苦,泪落为生命无常。时光逆转,那双本极少睁开的碧眸濯映着夜空,平静而清灵。光泻洒在沙加脸上,他的微笑在光芒中凝固,就此成为绝响。 

  我们当然知道这只是他涅磐之旅的开端,可是我……仍是不忍眼见沙加如此,坐化也好参悟也罢,死,同样意味着阴阳相隔。看不见,抓不住。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无台。佛果无花也无萼。 

  沙加仍在微笑,沙罗花瓣飞舞了一天一地,星光流动得近乎温柔。他随着星光默化而去,来去自如不带一丝悲伤,唯有花飞满天,是无尽的凄怜。 

  第五个笑容:迪斯马斯克 

  迪斯和阿布刚出现于白羊宫时倒是常在笑的,一个阴恻恻,一个娇艳艳。但那时恐怕没几人会喜欢他们。因为他们的狂妄,也为了他们后来不甚光彩的死。即使聪慧如穆也没看出他们是在演戏,更别提凡夫俗子的我了。 

  因此阿布的笑美则美矣,却并不是他真正的笑,不能归于此类。 

  而迪斯的真正笑容也只有史昂回忆里那经典的摸鼻一笑了。几分的漫不经心,几分的义无反顾,无需承诺,他们是女神的圣斗士,无论何时都是。 

  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这句话我要大声念出来送给你,迪斯,还有阿布。

第六个笑容:撒加 

  我以为撒加不会再笑了,当眼泪都流干的时候,笑已是一种悲哀的奢侈。 

  可是撒加还是露出了微笑,在身体即将消失的最后一刻,他轻轻对星矢说着“对不起,无法再帮你们。”似乎是用尽仅剩的力气才能微微笑出,那是怎样一个伤痕累累又疲惫释然的笑容啊。是的,撒加,你们都太累了,暂时好好休息吧。当你再度苏醒时,所有同伴都会聚齐在你身边,你将与他们再度并肩作战,共同唤来黑暗地底的一线光明。 

  第七个笑容:史昂 

  他的唇角轻扬,他的话语犀利,他的微笑绝美,但,同样不是史昂真正的笑。 

  史昂的坚强也许尤甚撒加,同样是狠对战友,还有穆能看出撒加他们心底的血泪。而面对共同渡过漫长岁月的童虎,史昂未露出半点弱势与破绽。没有人看透了他的心思,穆没有,童虎也没有。 

  最后这对分别太久的好友总算能坐在一起好好说会儿话了,我知道的,这才是他们相处时真正的样子。 

  “在那里,很想和久别的战友们说说话…………” 

  “说什么,我们很快就能再见面的。” 

  史昂笑了,卸下长久以来的痛苦和艰辛,他终于可以毫无介蒂地向好友展露笑颜。 

  “是啊,已经等了243年,再多等一会儿不算什么。” 

  虽然这笑容只有短短一瞬,虽然立刻就要分别,虽然那时我的眼泪已是泛滥得不可收拾,但只有这一刻,才是史昂真正的心意,真正的笑容啊! 

  起草这篇文时一直在听那张冥王篇的CD,“地球仪”那柔缓而略带感伤的旋律是我的最爱,不知不觉地,我也能跟着轻声哼唱了。 

  “比泪水还温柔的歌 像悲伤一样的温暖 

  虽然明白世界并不是那么简单的转动 

  仍想静静地净化黑暗,试着走下去 

  即使缓慢也要接近 最喜欢梦之碎片的人 

  不断不断的寻找着用思想描绘出的爱的形状 

  为了你,也许没有什么难以做到的事情 

  但即使如此也想去触碰 那像悲伤一样的温暖 

  咕噜咕噜旋转的地球仪 咕噜咕噜旋转的时间 

  在世界的尽头 在渴望爱的地方 做着梦 ” 

  一点也不热血澎湃,那么平静那么柔和,就像饱经风雨的黄金圣斗士,已不复少年的莽撞,有历久弥新的高贵光芒。很适合给你们的歌呢,黄金GG们…… 

  孩子总会长大,也许我们会失去热血和单纯,却不会失去梦想和希望。十二星座是他们存在的证明,我们记住了,他们就在心中,再不离开。 

  十二黄金圣斗士,还有加隆和史昂,他们永恒。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