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座黄金圣斗士艾奥里亚的专属领地
投稿邮箱:admin@aiocn.net
当前位置:圣斗士网站首页>圣斗士同人>正文

圣斗士同人:恐怖十二宫

作者:aiocn日期:2017-07-18分类:圣斗士同人

作者:紫慕金沙,其实不恐怖的。


白羊宫


银星砂。 
细细的银星砂。

 
白羊宫的前主人,那是怎生一个如玉公子。琉璃的眸,温润的笑,洁白如玉的手指。晶莹的银星砂在指间流淌,辗转缠绵。不时捋捋散落下的紫发,不经意地散落一地银星砂。 
细细的砂没入地面的石缝,肉眼不见,只是在偶然间闪烁点点光芒。 
在那些灰暗的日子,他失去了重要的人,他被重要的人背叛,他离开了曾经欢笑的白羊宫,离开了伤心的圣域。 
后来,他回来了。脱去过去的稚气,换上沉静内敛的气质,却让人看着心疼莫名,那双澄澈的眸,被一些忧郁挡住了。 
战争过后,又是战争。他忘不了当年恩师的感觉消失刹那的惊惧,忘不了那个温柔的大哥哥死在自己眼前时的痛苦,可是站在着桫椤双树圆外,那种无能为力的惊惧和痛苦再次包围了他。一次又一次,重要的人一个又一个地离他而去…… 
终于他再次离开,再也没有回来,空留偌大的白羊宫。有人叹红颜薄命,世事难料。有人颂英雄伟绩,登门祭奠。人来得多了,也有眼尖的发现曾经没入石缝的银星砂,在昏暗的宫殿中闪烁着宛如点点泪光。手指一碰,泪光便黏在指间,如星辰闪耀,仿佛整条银河都浓缩于手。 
于是白羊宫沸腾了,人们兴奋着,爬在地上,一点一点地抠出这些难得的宝物。一心一意,忘却一切地寻觅。甚至有人提议将整个宫的地面挖开,只是谁也不愿先离去。 
后来,进去的人再也没有出来。 
后来,人们在白羊宫外不远的草地上发现了那些人。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像是酣睡,却通体发出星的光芒。人们想要叫醒他们,他们却在被碰到的刹那,肉体迅速腐朽崩塌,森森白骨上附着的密密的银星砂,散落满地,没入草丛中,浸入土壤,消逝不见,只是在夜晚偶尔闪烁,宛如泪光…… 

金牛宫


小兰花。 
小女孩送的小兰花。


那一战,他被折掉了一根金牛角。他并不介意地哈哈笑着,没有讨回,也没有去寻找,那根被折掉呃金牛角。他就是这么一个粗犷豪爽的男子,东西丢了就丢了,何必苦苦寻觅,若是有缘,自会回来。 
但他也有细腻的时候,那般温柔的神情,却悄悄地藏在粗犷的面容下,只给小兰花见到。 
只是,即便有万种柔情也终究不能呵护一生。他还是离开了,去了一个遥远的地方,丢下他心爱的小兰花,再也不会回来。他离开的那一瞬间,小兰花跌落地上,化为尘土。不愿与君别,誓死永相随。 
那根被遗忘的金牛角,却仍然孤伶伶地躺再金牛宫的某个地方。 
他可以不在乎,世人怎能不在乎。黄金的牛角,手腕一般地粗,谁能逃过它的诱惑。 
于是金牛宫不得安宁。 
后来金牛宫外突然长出了兰花,一朵,两朵,越来越多,发疯地长着,密密地开着,常开不败,妖艳夺目,空气中氤氲着浓郁香味,香得让人觉着邪魅。 
后来有传言说,金牛宫的兰花开得这么密,这么香,是因为地下埋了森森白骨,吸食人血的花早已成妖。 
后来,敢去的人越来越少,兰花渐渐败了,最后只剩墙角,一朵孤独的小兰花湮没在散落的白骨中。 

双子宫


玉指环。 
缺了一只的的玉指环。

 
他一直记得,当初哥哥送给他这只指环时的情景,他捧着那只指环,开心地跟哥哥撒娇。两只漂亮的玉指环,内里刻着两个人的名字。哥哥说,这是出生时候妈妈定做的,一对玉指环,兄弟从此相亲又相爱。 
他一直记得,那个时候哥哥的笑容,很纯很美很温柔。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晴朗的天空开始有了阴霾?哥哥还是那个哥哥,可是又好像不是那个哥哥。笑容少了,对他也漠不关心了。他觉得很委屈,常常一个人摆弄着指环发呆,心中莫名烦躁。于是他开始捣蛋,开始恶作剧,开始有事没事跟哥哥找茬。其实只是想让哥哥多关注自己一点,可是哥哥却对他愈发地冷淡。 
终于,他们大吵了一场,他被哥哥送进水牢。他冷笑,区区水牢,怎么关得住他。于是,他离开了,他发誓永远不要再回到那个人的身边,那只戒指,被他捏得粉碎。 
后来,发生了好多好多事,他终于知道哥哥曾经背负的伤和痛,终于知道哥哥对他的关爱和保护,也同时收到哥哥自尽的噩耗。他发疯一般地赶回去,却只见空空的双子宫…… 

女神悲悯地看着他,带给他另一指玉指环和哥哥的遗言,弟弟,你一直一直,都是我最爱最亲的人…… 
那一夜,他继承了哥哥的黄金圣衣,那一夜,他握着那枚玉指环恸哭整夜。 
一生一世一双人,争教两处消魂。 
后来,他也走了,离开了这个伤心的地方,去找他的哥哥,他要亲自对他说对不起…… 
那枚玉指环,他留在了宫中。 
后来,有人捡到了那枚玉指环,给一个美丽的女孩戴在无名指上。那天夜里,女孩的惨叫惊醒了方圆十里的人,那天夜里,女孩的无名指被某种钝器连根切掉,那天夜里,那枚玉指环滚动在空空的双子宫中,发出诡异的轻响。 

巨蟹宫 

皮面具。 
看不见的皮面具。

 
和宫墙上嵌的不一样,这具人皮面具只是他的专属品。戴上它,把自己伪装成任何一个想要的面容。邪恶的,冷酷的,嗜血的……遮住了脸,也封闭了心。只有在戴上这幅面具的,才不会在面对那个被成为女神的小女孩时心软,不会在冥王一役中一见到穆就落荒而逃。一个好战士,要那么多无谓的情做什么?他总是不屑地笑。 
可是,心中总有些东西,时不时地跳出来,在心脏最软的地方戳一下,让他疼上好一阵。原来最终,还是舍不掉这些被面具禁锢起来的东西啊。于是他走了,带着那不屑的笑,似乎和平常一样,似乎又不一样,多了一些柔软的温暖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他也说不清。 
巨蟹宫的面具都消失了,单单剩下了那具皮面具。 
后来有人偶然间发现了它,觉得好玩,捡起来戴在脸上。又觉得这面具隐隐透着一股邪气,忙取下来,逃一般地离开了巨蟹宫。 
后来,人们在山脚下,发现了一具尸体,面部的皮肤已被剥去,血肉模糊…… 

天蝎宫 

银蝎子。 
失而复得的银蝎子。

 
他和水瓶宫主人交好,这是圣域里都知道的事。他的热情和水瓶宫主人的冷淡,这也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他从不放弃,他对他一直一直都很好很好,虽然有时候也有些委屈有些气恼,可是,他还是对他很好很好。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大声说。他是我最喜欢的人。他心里偷偷地想。 
他有一只银蝎子,雕刻细致精美,他总是随身带着。他本想把它送到水瓶宫的,可是却在一次去西伯利亚时却弄丢了。他恨自己的不小心,但他不是小心眼的人,很快就把这事忘了。 
后来,战争开始了。他很勇敢,也很小心,他还不能死,他要为了那个人好好活着,他想,那个人本来就不爱与人交往,要是没有了我,他会寂寞的。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那个人竟然先离他去了。他震惊,悲痛,原来着根本就是自己在自作多情,原来他根本就不需要我……一向坚强的他竟在此时泪水滂沱。 
终于,他收起眼泪走向水瓶宫,在他下葬之前,再去看他最后一眼吧。 
看着他静静地躺在那里,还是那么冷冷地,把他的心都一起冰封了起来。可是,他怀里那个银色的东西是什么?他疑惑地拿出那个东西,这是!当年自己遗落在西伯利亚的银蝎子!!这么久了,竟然完好无损地躺在那个人怀里……等等,蝎身上似乎多了一行小字:“Milo&Camus” 
原来如此…… 
这一次,他抱着他早已冰凉的身体哭得声嘶力竭。 
银蝎子随着那个人一起下葬。他看着静静躺着的他,很快我就会去找你的,等我!
很多很多年以后,有好事之人踏进了天蝎宫。本是寂静无声的宫殿内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那人疑惑地环顾四周,却惊恐地发现一股蝎子的潮流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统一的银白色,像是流泻人间的银河。潮水过后,只剩空空的骨架,衬得这寂静的天蝎宫愈发阴森…… 

水瓶宫 

长明灯。 
冰火共存的长明灯。 

这是从西伯利亚带回来的宝物。冰做的灯托,冰制的灯罩。天蝎宫的那个人亲手雕琢,再小心地放进火苗,从此以后,这灯长明不灭。 
这是冰与火的共存,就好像他。冷冷的接下这灯,冷冷地放在水瓶宫的窗台,看似一个不经意的位置,却在水瓶宫的任何角落,都能看到。 
每一次凝视这盏灯,就好像见着那个人的脸。于是他白净冷漠的脸上会浮出不易觉察的红晕,目光也柔和下来。冰的面灯罩下,藏着火的心,那个人……如果可以,希望我们永远不要分开。 
可是世事难料,他终究是抛下那个人先离开了,失去知觉前,脑海里全是那个人,也许他,永远不会原谅自己……长明灯的光,映着他嘴角那一抹苦涩的笑,在这凄清的水瓶宫里格外落寞。 
过去了很多年。 
有一双陌生的手拿起了这盏灯,眼中闪着惊异的光。冰与火的共存,这真是个宝贝! 
可惜这个人再也走不出水瓶宫。灯盏再他手中瞬间融化,小小的火苗攀上他的身体,吞没了整个人。只听得一声凄厉的惨叫响彻十二宫,一切又 重归于寂静。 
小小的长明灯,安安静静地在窗台上燃烧着,冰中的焰火,映着那堆灰白的粉末,在这凄清的水瓶宫里格外诡异。


处女宫 

桫椤花。 
漫天飞扬的桫椤花。 

这是花开的季节。和风轻拂,飘摇满园的桫椤花。一双璧人,一壶清茶,只听得树下拈花笑语,言笑晏晏,好一幅温馨和美的画面。 
风稍住,拉开花瓣的帷幕。从刚才的美景跌回现实,他睁开眼睛,碧蓝的双眸澄澈地注视着眼前三个熟悉的面容。一生被称为佛祖转世,最接近神的男人,也免不了生死轮回。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消融,化为飞烟随风飘逝。这一刻,什么阿赖耶识,什么女神,都淡了去,脑海里大片大片的淡紫中只绽放着那个人的面容,他逐渐消散的小宇宙感受到风送来那个人的浓郁的悲伤和无奈。对不起呢……还说要保护你,现在,却要先你一步走……如果有来世,让我再…… 
碧蓝的眸终于阖上,一缕香魂随风去。 
又到花开的季节。一样的风,一样的花瓣,一样的飘落,却是那样的落寞凄清,斯人已逝啊…… 
踏进这园里的人,是被这花纷飞满园的美景吸引来的吧。那么就用你的鲜血,来做最后的祭奠……看似轻薄的花瓣,却是锋利无比,好好一个生灵,便在瞬间被切割粉碎。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