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座黄金圣斗士艾奥里亚的专属领地
投稿邮箱:admin@aiocn.net
当前位置:圣斗士网站首页>列表>相关文章>正文

回忆-艾奥里亚与魔铃

作者:aiocn日期:2015-04-13分类:相关文章

时间——十二宫战斗结束之后的某天傍晚。

地点——圣域周边的杂货市场。
    火红的夕阳映照大地,杂货市场也是人来人往,大多数都是圣域的侍卫。在一天要结束之际,大家都会蜂拥而至,买些晚饭要做的菜,回去填饱自己的肚子......到处可见三五成群的侍卫,东扯西扯的谈笑风声,路边有围在一起打牌的,有喝酒的。
    是啊,新的圣域已经在雅典娜的统治之下了,十三年来教皇的恐怖阴影已经烟消云散。
    在人流之中,一个纤细的身影轻盈的穿梭,夕阳般火红色的头发下戴着冰冷的白色面罩。
    怀中抱着一个纸袋,里面装着刚买的苹果,苹果火红火红就像她的头发。
    “今晚吃些什么呢?”她心里想着。每天都是这样。星矢在的时候还会考虑做些有营养的饭菜,虽然自己的厨艺不是很好,但星矢这六年来吃的很习惯。自从星矢走后,就不愿意煞费苦心的每天想着做些什么了。
    ‘随便吃些什么吧......’心里这样想着,漫无目的的看着身边的摊位。
    “橄榄......马铃薯......还是番茄......”
    前方,高大强壮的身影,手中同样抱着纸袋向这边走来。
    “魔铃......”身影在面前停了下来,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与少许的几分惊讶。“买了些什么?”
    “恩......来看看晚饭吃些什么!”
    “怎么只有苹果?”
    “你呢?买了些什么?”看向纸袋,里面装了一只羊腿还有一瓶葡萄酒。“你真的是食肉动物啊!”
    笑着摸了摸头:“没办法啊,不然吃不饱的!”
    火红的夕阳下,两人面对面相视而立,彼此都拉出了长长的影子。
    路过的侍卫都看向他们。这几年来,他们之间似有若无的关系成了侍卫们之间经常猜测讨论的话题。
    “说起来怪难为情的......今天是我的生日!”
    “生日快乐!”依然是冰冷的面罩。
    “你总是这样的冷漠啊!”苦笑了一下。“如果你今晚没什么事的话......陪我吧!”温柔诚恳的笑容。
    面罩上映射出了夕阳绯红的光晕。

地点——艾奥里亚的木屋。
    6个纸袋放到桌子上,其中的一个滚落出几只火红的苹果。
    “只有我们两个人,好像买得太多了吧!”
    “没关系,第一次和你共进晚餐,怎么也要做些拿手的菜,你还没吃过我做的菜吧?我做的菜很好吃的......”
    “你自己住也会研究这些?”
    “人总是要吃东西的吗,为什么不让自己吃的好点呢?”又是温柔的笑容。
    “......” 
    “你还是一样,话这么少。”
    “为什么不叫穆、米罗他们?”
    “恩......怎么说呢”,可能是怕他们笑话我吧!小时候都是哥哥陪我过的......”一瞬间闪过一丝寂寞的神情,但只是一瞬间,随即又换上了温柔的笑。“所以今晚才买了这个啊!”说着,拿出了那瓶如她头发一般火红的葡萄酒。
    “我不会喝酒。”
    “就当是喝水好了!”
    “你的房间......”
    “很乱是不是?不好意思,不知道你要来。”
    “好象看到星矢的房间!”

  “男人的悲哀!”说着苦笑了一下。“饿吗?等我,让你尝尝我的手艺!”说着抱着那些纸袋向旁边的房间走去。
    她再一次打量整个房间。不算小的房间里,摆着一张很大的床,床上的被子没有叠,还有毛巾和几件衣服胡乱的堆在床上。墙角有壁炉。很大的方形桌子上零乱的放着蜡烛台、剔须刀、高脚杯等一些日用品。
    站起身,走到床边,开始整理起床铺。好象能够想象得出当年艾奥罗斯搂着弟弟睡觉的幸福样子,那个时候的他一定是快乐的。可是这十三年来他是多么寂寞啊,命运真的很不公平。
    
    夕阳已经完全融入到无边的黑暗之中。
    屋中,她坐在桌前,烛台上插着5支蜡烛,明亮的烛光照亮了整个屋子。空气中飘着橄榄油的香味,几只盘子散落在桌子上。
    “全部都是你做的吗?”语气中带有几分赞叹。
    “这个是你买的苹果,”他指着其中的一盘沙拉,“里面了放了些蛋黄,这个是用大豆和玉米做的甜点,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甜食,这个是甘蓝、牛肉还有番茄炖的汤,可是我的拿手菜,这个是马铃薯、茄子还有鸡肉高温烘烤出来的,还有这个,是我自创的,牛奶、鸡蛋和小麦粉做的小面包,你一定会说好吃的,剩下的这个是我买的羊腿......还有,当然要有美酒。”说着,拿起已经开好的红葡萄酒倒向她面前的酒杯中。
    “趁热吃吧,凉了就不好了,我到外面坐一会。”
    “!”
    “别忘了把酒喝了哦!”说完,向房门走去。
    “艾奥里亚!”匆忙的站起身。
    他回过头。
    “对不起,明明是来陪你的......”
    他依旧一脸温柔的笑容,“你不是已经陪我了吗?快吃吧!”
    门轻轻的关上了。
    一股暖流流遍了她的全身。正是他独有的温柔一次次拂平她受创的心,他一次次在她孤独、无助的时候出现在她的面前,带给她莫大的宽慰。自己和他之间到底算是一种怎样的关系呢?战友?朋友?还是......
    摘下白色的面罩,品尝着他精心为自己烧制的每一道菜肴。入口是那样的香甜,那样的醇美,就像和他在一起时的感觉......
    ‘魔铃,你是雅典娜的圣斗士!’她不止一遍的在心中对自己说。可是,曾几何时,他的温柔却切切实实的融化了她那颗冰冷的心。
    
    再次戴上面罩,推开门,夜色柔美,夏日的晚风微微拂面。不远处,见他躺在草丛中。轻轻的走过去。
    “在想什么?”在他的身边坐下。
    “星星很美。”
    “真的好美,可以看到自己的守护星呢!”
    “好吃吗?”微笑的转向她。
    “恩,你烧的菜真美味!”
    “你喜欢就好,酒呢?喝了吗?”
    “恩!”
    “只有你一个人吃过我做的菜!”
    “......”
    “我烧的菜只想给你一个人尝!”
    “!”
    “......”
    “再不快吃就要凉了,我陪你!”
    
    窗外的月光倾斜而入。屋内,烛光下,两人相对而坐。

 他的面前,酒杯中晶莹剔透的液体,如她的发色。他看来真的是饿了,狼吞虎咽的吃着,边吃还边给她讲自己小时候的事情,如何的调皮,被哥哥骂,哥哥如何的训练自己,还有小时候尿床的事情,引来她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瓶中的液体也随之快速的减少。
    直至桌面狼籍,瓶中的液体一滴不剩。
    
    已经深夜了,她扶他到床前躺下。
    “你看你,怎么会醉成这个样子?”
    “魔铃,不要走,我不让你走!”
    “艾奥里亚!”当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在他的怀里了。
    听得见他的呼吸,很急促;感觉到他的胸膛,很温暖。用尽浑身的力气依然无法挣脱,任凭被他抱在怀里。
    她的脸再度泛起了红晕。
    “魔铃......今天你能来陪我,我真的很高兴......”他的口中如梦呓般喃喃自语。
    依偎在他的胸前,感觉是那样的安全,听着他的心跳声,感受着他的体温。
    他坚实的胸一上一下的起伏着,自己的头也跟着一上一下的起伏着。
    有生以来第一次这样靠近一个男人。
    他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汗水的味道,混杂着酒的味道还有橄榄油的味道。
    屋子里很静,只听得见他的呼吸和心跳的声音。
    就这样躺在他的胸前,听着他心脏跳动的韵律,闻着他身上独有的味道,感觉时间好像静止了一般。
    许久,觉得用力抱住自己的双臂渐渐松弛了下来,听见了微微的鼾声,慢慢的坐起来。
    ‘这么快就睡着了!’面具后面的她,笑了。‘这个男人真是太可爱了!’她这么想着。
    仔细的打量他。
    麦色的肌肤,褐色的卷曲短发。
    他的五官轮廓很清晰,凹陷的眼窝,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棱角分明的嘴唇......
    用手指去碰他的睫毛,一点反应都没有,顺着高挺的鼻子向下滑到了嘴唇,还是没有反应。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变得这样爱笑,他的脸一点都不好笑,可是为什么就是想笑呢?
    他睡的很沉,一脸幸福的表情,不知道在做什么样的梦。

时间——第二天的黄昏时分。        
地点——圣域西面的悬崖。
    火红的夕阳渐渐西下,映红了整片的天空。
    她背靠在树上独自坐在悬崖边,眺望着火红的远方。
    微风吹动她火红色的头发。
    看得到椭圆形的夕阳下方被映照得火红的爱琴海,波光粼粼的海面完全被罩在了红色的光晕里。
    她喜欢夕阳。也许是寂寞惯了,她经常在黄昏时分独自在这里静坐,然后看着太阳一点一点的隐没在海平线里。
    有的时候他会来这里陪她。
    第一次见他是怎样的情形?对了,那时,自己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女孩子。
    作为来圣域修炼的圣斗士后备员中唯一的一个东洋人,她饱受其他人的排斥与欺凌。那时候的她不知道什么是快乐,每天训练结束,都会一个人伤痕累累的躲在角落里偷偷的哭。
    那个时候第一个亲切对待她的人就是他,如阳光一样有朝气的男孩儿,一脸灿烂的笑容,说着鼓励她的话,为她疗伤,为她包扎伤口。

   她不是很喜欢讲话,即使是这样,他还是会给她最灿烂的笑容。于是她尝试将心中的烦恼向他倾诉,他也将他的故事告诉她。
    原来,这样开朗,乐于助人的他,也会有那样灰暗的故事。
    那段时光很美好,他就像大哥哥一样陪伴着她。也许是因为寂寞的关系,二颗幼小的心紧紧的系在了一起。
    但是男孩儿与女孩之间的友谊是非常微妙的,当情窦初开的她懂得男女之间的情感时,她开始有意的回避他。
    “记住,你们是雅典娜的圣斗士,你们要忘记自己女性的身份,抛弃儿女情长!”训练员的话时常的提醒自己。
    可是,她越是回避他,他越是对她百般温柔。他的笑容、他的声音、他的眼神,都是那样的温柔,他就像是一团烈火,一点一滴的在溶化她。
    思绪被一种熟悉的气息拉回到了现实。
    回过头去,他站在她的身后,依旧是温柔的笑。
    “到处都不见你,心想你可能在这里。”
    “怎么不守在狮子宫,来这里做什么?”故做冷淡的语气。
    “恩......昨天.....”右手的食指不自然的挠挠脸,“昨天我好像酒喝得太多了......可能......可能是喝得太快了......”不好意思的摸着头发。
    “睡得那么沉,圣域的侍卫都能轻易的杀死你!”
    “那个......”在她的身边坐下,“昨天......我没说什么......奇怪的话吧......”他的脸泛起了一片红彩,表情很复杂,是那种尴尬与难为情参半的滑稽表情。
    “......”
    “我......没做什么奇怪的事吧?”
    “......”面具后面的脸同样泛起了红晕,‘幸亏脸上戴着面罩!’她心里这样想着。
    “我......起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头到现在都还在痛,只记得昨晚和你在一起吃饭的事......抱歉......”
    轻轻的摇摇头:“你昨晚很快就睡着了,睡得很沉。”
    “看来我不适合喝酒......”不好意思的笑着。
    “......”
    “还有,谢谢你帮我整理屋子,好久没那么干净了!”
    “那是应该的吧,我还要谢谢你让我吃到那么可口的饭菜!”
    “以后你随时想吃,我随时可以做给你吃!”脸上又恢复成温柔的笑。
    “恩!”
    两人身边的空气变得那样透明,夕阳仍然挥洒着红色的光彩。
    见他用手按着头,一脸痛苦的摸样。“你不要紧吧?”
    “恩......头一阵一阵的痛......” 回忆 - 艾奥里亚与魔铃 相关文章    “看你以后还喝不喝酒!”
    “魔铃,借用一下你的膝盖可以吗?”

  “哎?”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他已经躺在了她的腿上。

    “啊......一躺下来,好象整个世界都在旋转!”
    “艾奥里亚!”她有些惊慌。
    “魔铃......你的腿很舒服!”
    “......”无奈的叹了口气,身体再度靠在树上。“真拿你没办法,你怎么还像小孩子一样!”
    “真是舒服啊!”懒懒的伸了个懒腰,“啊......”脸上又浮现痛苦的表情,用力的按住太阳穴。
    “你好象很痛的样子!”说着,拿开他的手,熟练的按着他的额头和两侧的太阳穴,“这样是不是好点了?”她的声音很温柔。

 “真的......真的好多了,你在哪学来的?”
    “星矢小的时候,经常因为淋雨而发烧,头也会痛,所以就经常给他按头部,照顾他可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呢!”
    “星矢那小鬼,运气真好!”孩子气的撅了撅嘴。
    “你如果也想让我照顾你,那你再多喝点酒好了,真是的!”
    “魔铃,我们现在这个样子看起来像什么?”
    “什么?” 
    “像不像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又狡猾又调皮的表情。
    “!”此时,连她自己都不知道面罩的后面会是怎样的一张脸。
    右手用力的握紧拳头,朝着他的头狠狠的敲了一下。
    “啊!好痛......我可是病人啊!”一付受委屈的表情。
    “你还是和小的时候一个样子,真拿你没办法!”
    “和小的时候?我可能是真的没变吧,不过你可是变了好多!”定定的看着她,好象要看到她内心的最深处。
    “我变了?我哪里变了?”
    “小时候的你什么事情都会跑来找我,是个非常可爱的小妹妹。长大一点的你就开始处处避开我。”
    “......”
    “魔......”
    “贵鬼!”贵鬼突然的出现在魔铃的身边,弯下腰冲着艾奥里亚做着鬼脸。
    “啊!好痛!”艾奥里亚吓得立刻坐了起来,和贵鬼的头狠狠的碰在了一起。
    “好痛啊......”贵鬼坐在地上捂着额头大叫。
    这些都是在一瞬间发生的事情。
    “臭小鬼,你干吗突然的出现?想吓死人吗?”同样捂着额头大叫。
    “怎么样?谁叫你躺在魔铃姐姐的腿上!”
    “什,什么?”
    “哈哈,这个丑出的可真大啊!”米罗的声音。
    回过头去,见穆、米罗、阿鲁迪巴兰和沙加向这边走来。
    “你们......”
    “说是马上就回来,天都快要黑了!”阿鲁迪巴兰一脸憨厚的笑容。
    “你这个家伙,竟然跑到这里来了!”米罗依旧是那付让人看了很恼火的笑。
    “穆,也不好好管管你的徒弟,突然出现,想吓死人吗?”
    没有做声,闭上眼睛,仍旧是幽雅的笑容。
    “看吧,穆先生没有说我......”一付气人的表情。
    “你这小鬼......”
    “我先走了。”她站起身。
    “魔铃......”
    “魔铃姐姐,你要走吗?”抱住她的腰。
    “可恶......”一旁的他痕得牙痒痒的。    
    低下头,“是啊,我先走了!”轻柔的声音。转过身,对着其他的黄金圣斗士微微的点了点头,向着东边走去。
    高挑匀称的背影渐渐的从他的视野中消失。
    “人都走了,还要看到什么时候?”一只手塔在他的肩上,转过头去,是那个让人恼火的笑。
    “你们......”
    “我说你小子最近怎么总是魂不守舍的,原来是有内情啊!”米罗不怀好意的笑着。

  “哪,哪有啊!”甩开米罗的手。
    “魔铃是一名女圣斗士,这个可不太好办啊!”沙加在一旁说道。
    “女圣斗士可是严禁谈恋爱的!”米罗故意放大声音。
    “不过艾奥里亚和魔铃好像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两人小时候关系就很好。”阿鲁迪巴兰微笑着说。
    “哼!魔铃姐姐才不会喜欢你呢!”
    “臭小鬼!穆......”
    “贵鬼,不许调皮了!”幽雅的笑。
    “哼!”撅起嘴。
    “喂,有什么进展?”米罗又凑过来。
    “什,什么进展?”
    “你们到什么程度了?”邪邪的笑。
    “没,没到什么程度啊!”
    “有否赏你一睹芳容?”
    “没有......”
    “哎......加油吧,我们的大情圣!”手再一次塔在他的肩上。
    夕阳的余辉即将消失歹尽,盛域即将笼罩在夜幕之下。

时间——海界之战中。
地点——白羊宫前的石阶。
    大雨已经持续下了一周,丝毫没有停过。雨雾把圣域笼罩在一片灰白色的雾气中,气温也急速的下降。
    “不行,我要去海底神殿,到了这个时候怎么还可以悠哉的呆在这里。”艾奥里亚焦急的对穆喊道。
    “老师让我们守在这里,所以我不会允许你擅自离开。”穆冷静的回答道。
    “都这个时候了,要我怎么冷静?星矢他们正在奋力的战斗,我们身为黄金圣斗士怎么能呆在这里避难?”
    “如果你执意要去的话,我会在这里杀死你!”
    “穆......!”
    “好了好了,都这个时候了,自己人怎么可以自相残杀?”米罗从白羊宫走出来,身后是阿鲁迪巴兰和沙加。
    “看来不用我再多费唇舌了!”穆望着远处说道。
    只见大雨中魔铃朝着白羊宫跑来。
    米罗也看过去,随即露出他那招牌笑容:“真的啊,来的可真是时候!”
    “啊?”艾奥里亚转过头去,“魔铃......”
    她登上石阶。她的全身已经完全湿透了,雨水顺着她红色的头发一滴一滴的滑落,顺着她纤细的颈流向胸前,圣衣内的黑色紧身衣更因雨水的关系变得半透明。此时的她尽显女人的妖娆与妩媚。
    他走近前去,拿下自己圣衣的披风,盖在她的头上:“很冷吧?擦干吧,别着凉了。”
    “恩!”双手拿着披风擦着头发,然后披在自己身上。
    “魔铃,你来的正好,只有你能阻止这个疯子!”米罗对她说道。
    “怎么了?”
    “这家伙要去海底神殿,他已经要发疯了!”
    “你这家伙......”
    “老师命令我们守护圣域,撒娜已经去送天枰座圣衣了!”她说道。
    “......啊!”在她面前的他丝毫没有免疫力,尴尬的摸着头,好象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
    见状,穆转身向白羊宫里面走去,紧接着米罗、阿鲁迪巴兰和沙加也向里面走去。
    “我又何尝不想去呢!”她望向灰蒙蒙的天空。
    “啊,真想马上去星矢他们身边。”
    “我们一定要相信星矢他们!”坚定的话语。
    “......”
    雨好象下得比之前还要大了。

时间——海界之战结束后,圣战的前夕。深夜时分。
地点——白羊宫。
    “穆,老师说圣战会随时爆发吗?”
    “老师是这样说的,所以才会让我们寸步不离的守在十二宫里,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敌人就会来。”
    “明天,我想......”
    “想去找她吗?”
    “啊......”有点难为情的笑了。
    “你要知道,这次圣战我们凶多吉少,很可能不会活着回来,这样的话也可以吗?”穆的眼里有着亮光一样的东西。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想抓住一切能和她在一起的时间,至少......”
    “......”
    “至少能留给她一些回忆......”他的眼里掠过一丝忧伤。“我知道现在是危机时刻,可我不想留下遗憾!”坚定的眼神。
    “......如果敌人来的话......”
    “我会马上回来!”眼里闪着光,:“况且,你和阿鲁迪巴兰是不会轻易放水的!”笑得很灿烂。
    “......”定定的看着面前这个如阳光般洒脱的男人,闭上眼睛,嘴角微微上扬,又是那幽雅的笑容:“你最大的优点就是真诚,魔铃没有看错人,她真是个幸福的女人!”
    “喂喂,怎么说这种奇怪的话?”
    “真希望你们只是普通的人,可以不必在乎任何事情,可以恋爱、可以结婚的普通人!”
    “穆......”
    晚风轻柔,听得见虫鸣,几只萤火虫发着幽绿的光。  



(作者为百度魔铃吧的一位IP兄/姐,题目为艾奥里亚中文网添加,图片来自P站)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