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列表
  3. 相关文章
  4. 决战日之艾欧里亚篇

决战日之艾欧里亚篇

作者:玄黎 首发于晋江原创网火钟已燃到第六宫,空荡荡的狮子宫中,艾欧里亚一个人伫立着……  他俯视着眼前那副庞大的身躯,浓眉始终纠结在一起——记忆只到在教皇厅与沙加展开耐力战后便模糊不清了...

作者:玄黎 首发于晋江原创网

火钟已燃到第六宫,空荡荡的狮子宫中,艾欧里亚一个人伫立着……

  他俯视着眼前那副庞大的身躯,浓眉始终纠结在一起——记忆只到在教皇厅与沙加展开耐力战后便模糊不清了。隐隐约约中,他似乎听到了教皇的问话,似乎身不由己地答应了什么,似乎浑浑噩噩地回到了自己在圣域山下的小屋里静候着接下来的命令,似乎在接到命令时毫无质疑地来到狮子宫,似乎见到了星矢,似乎知道了什么重大的消息,似乎不留一丝情面地与星矢对打,似乎……等真正清醒时,眼前便躺着卡西欧士这具鲜血淋漓的尸体了……

  “艾欧里亚,你总算清醒了……可是卡西欧士……卡西欧士他……”满脸血水和汗水的星矢抱着卡西欧士的身体,仰望着清醒过来的他,流着泪说。

  “星矢?我这是……我怎么了?”艾欧里亚扶着头,恍惚忆起一双怒瞪如铜铃的眼以及那里面令人无法错辨的决绝。

  瘦小而伤痕累累的少年在身体庞大的卡西欧士身边显得不堪重负,可他却仍执拗地抱着死去的人:“你不记得了吗?你中了教皇的幻胧魔皇拳,只有当有人死在你面前时,你才会真正清醒……而卡西欧士……卡西欧士……”

  少年的泪又来了,他将卡西欧士的尸体抱得更紧,毫无顾忌地痛哭失声;他的同伴站在他们的身后,同样一脸哀戚……

  ——哦……原来……那不是梦……

  走过去,望着那具浴血的巨大身体,艾欧里亚不忍地侧过头去,闭上了眼睛——是为了我……要不是我不小心中了教皇的拳,他也不会……。

  “卡西欧士,谢谢你所做的一切……你的死意义重大……”扯下身后的披风,艾欧里亚小心地为他盖在身上……。

  “艾欧里亚,我们要立刻赶去下一宫,卡西欧士就拜托你了!”擦干泪,星矢站起来急急说完,转身想跑,谁知一个趔趄,几乎摔倒,脸上也现出几分痛苦之色。

  “星矢!”艾欧里亚赶过去扶住他,眼睛向下一扫,心中的愧疚再一次加深,“你的腿伤成这样还怎么战斗?”——虽然从外面看不出什么,可连圣衣都破损成这样,腿骨的受伤程度可想而知,说不定已经骨折了。

  “嗯……”星矢看来也颇为难,“但我们已没有时间坐在这里休息了,我必须要赶快赶往教皇厅,解救女神……”

  “星矢,等一会儿。”艾欧里亚拦住他,将小宇宙集中在手掌中,灌输进星矢的伤腿——虽然不能彻底治愈,至少也应该能缓解一下疼痛:“右腿好一些了吧?”

  “啊?”星矢试着活动了一下,脸上不加掩饰地覆上了笑容,“谢谢你,艾欧里亚!”

  “星矢,”相比较星矢的喜形于色,艾欧里亚则是一脸凝重,“穆先生指导你们小宇宙的最高境界是第七感?难怪你们燃烧小宇宙的方式与以前不同了……你们是真正的圣斗士!”

  “艾欧里亚!”

  “不过你们还是要小心,你们和黄金圣斗士的实力相差至少几十倍。尤其是你们即将面对的处女座战士沙加——他是最接近神的人!”

  “最接近神的人?”星矢诧异地重复,“什么意思?”

  “你们决不能让沙加张开他的眼睛!”回想起自己与沙加的那场耐力战,艾欧里亚的浓眉皱得更深,“他睁开眼时,现场的一切都会毁掉!”

  ——并非耸人听闻。虽然自己和沙加很少有交手的机会,可据传闻,他是释加牟尼的转世,实力更是深不可测,有着遇神杀神、遇魔杀魔的强大力量!星矢他们遇到沙加……算了!

  猛地摇摇头,艾欧里亚将目光重新转回到卡西欧士身上,嘴角漾起苦涩的笑:“卡西欧士,我送你回莎尔拉那里……”

  步履沉重地走出十二宫,艾欧里亚感觉得到亚尔迪和穆先生欲言又止的眼神,只是心很累,不愿多谈,于是静静地走过……

  走出自己的宫殿时,巨大的阴影遮住了灿烂的阳光,风起,云布,不久就下起雨来。艾欧里亚默默地走着,任雨水在自己的身上淋漓,将自己淋得透湿……只是,浇不熄自己心头的歉疚,浇不熄对甘受控制,铸下大错的自己的无限恼恨……

  有时,他会低头看看那张含笑而逝的脸,望着上面被雨水冲淡的殷红血痕——

  “我这么做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她……因为……你死了她会难过……我宁死也不愿看她伤心的样子……虽然……你们会笑话我……但……对我来说……她就是我的女神……为了莎尔拉……我可以做任何事……任何……”

  被他自己所流的血沾污的手向上探索着,似乎要捕捉空气中一抹足以安慰自己的幻影……满足的泪水从他的眼角滑落,他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温柔的表情:“莎……尔拉……”

  探索的手重重落回地上,嘴角残留的笑意随着他缓缓闭合的双眼渐渐消失……

  ……

  “对不起,卡西欧士……”叶影婆娑的树林中传来艾欧里亚自责的低喃,叶上一滴雨水渐渐凝聚,滑向叶尖,终于重重落下……

  刚刚疯狂的雷雨此时已雨收风住,重现出一片晴朗的天空。阳光在洗刷一新的枝叶上跳动,映着叶上浑圆的雨珠,反射出七彩绚光……好一幅晴雨图!只是,有人却再也无法观赏到了……

  “卡西欧士,这场雨简直就像是你的眼泪……”有感而发的艾欧里亚一时不察,待他发现不知何时来到面前的莎尔拉时,不由愣住了:“莎尔拉……”

  “艾欧里亚……这是……卡西欧士他……”重伤未愈的莎尔拉倚树站着,凶恶的面具下发出的却是颤抖的声音。

  “是我杀了他……”艾欧里亚小心地放下卡西欧士,在莎尔拉的面前深深低下头去,“我知道我犯下了无法弥补的错误。随你怎么骂我、打我都好……”

  “卡西欧士……”蹒跚地将自己移到卡西欧士身边,莎尔拉像是再也支撑不住了似的跪倒在地,“你好傻……卡西欧士,你怎么那么傻!”

  “莎尔拉……”不知该怎样劝解的艾欧里亚手足无措地站在她身后,“你……不要太伤心……”

  “卡西欧士……”恍若未闻他的劝慰,少女嘤嘤哭泣着,晶莹的泪水滴落在卡西欧士的脸上,飞溅开来,在阳光下盛开出一朵朵纯净的泪之花……

  “莎尔拉,你若有什么怒气就向我发泄吧。卡西欧士一定不愿看到你为他如此伤心……”

  “……是谁?”

  “什么?”

  “卡西欧士告诉过我你中拳的事……是教皇!是他害死卡西欧士的!”少女的声音忽然充满了怨毒,“我要杀了他为卡西欧士报仇!”

  “等一下,莎尔拉!”艾欧里亚被她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立刻伸臂拦住她,“你不要太冲动,莎尔拉!你去找教皇等于送死啊!”

  “不要拦我,艾欧里亚!”莎尔拉失控地大喊,挣脱了艾欧里亚的桎梏,刚跑开几步……

  “艾欧里亚?!你……”

  接住少女软倒的身体,艾欧里亚收回仍发散着金光的拳头,看看昏迷过去的莎尔拉,目光又移转向躺在地上的卡西欧士:“对不起,莎尔拉。不过,我要替卡西欧士保护你,怎么可以让你轻易涉险呢……对不起,卡西欧士,伤害了你的莎尔拉……”

  埋葬好了卡西欧士的遗体,艾欧里亚俯视着山下——这里可以看到莎尔拉的小屋。卡西欧士,你就在这里继续守护着你所爱的人吧……

  奉上最后一掊新土,插上刻有CASIOS的十字架,艾欧里亚单膝跪倒在坟前,喃喃祷告着……

  心头忽然传来悸动。就像是呼应自己的感觉似的,狮子座的黄金圣衣也发出鸣响,与回荡在整个圣域的声音相应和:神话时代的它们曾是一体,虽然后来被分为十二份,拥有不同的形体,可它们依旧相互依恋——每到它们齐聚一处时,那份相逢的喜悦便会化做互相应和的鸣响,久久不绝……

  “难道说,十二件黄金圣衣如今已齐集于圣域?!”——哥哥!你……终于回来了?

  无心再耽搁下去,艾欧里亚迅速返回十二宫,远远看到女神的黄金手杖像守护神一样树立在女神身旁,发出夺目的光彩;更远的天空,有一颗金色的流星正缓缓落下,消失在位居第九位的射手宫……

  “穆先生!刚刚那是……”心急的贵鬼问出了他心中的问题——是你吧,哥哥?你为了守护雅典娜,回应女神的召唤,又回到属于你的射手宫了,是不是?

  “艾欧里亚……”穆先生看到了他,高贵的紫色眼睛中有着关切的询问。他点点头,表明自己一切都好;犹豫片刻,他张口欲问,却见穆先生闭上眼,轻轻地摇了摇头。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穆先生?”离去前,艾欧里亚近乎无助地回头问道。

  “等待,艾欧里亚。”穆先生平静地望着他,眼神没有一丝波动,至少表面看来是这样,“回到你的守护宫里,等待最后的结果。”

  于是等待——他没有理由怀疑为了女神克服各种压力留在帕米尔高原这种苦寒之地的穆先生的决定,他更相信因为女神的一个命令便独自看守封印枯坐了243个寒暑的天秤座老师的判断。所以等待,即使眼睁睁看着一个个昔日的同伴魂归无恨天,依然努力克制着自己激荡的热血!

  ……

  “现在的教皇不是真正的教皇!教皇已经被人替换了。

  直到战斗就要结束时,穆先生才悠悠道出事实的真相——不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早在去日本诛杀星矢他们时就由纱织的嘴里知道了这件事,可为何如今的自己仍是如斯激愤?

  “这怎么可能……”

  ——曾记得,在哥哥走后,自己倍受众人欺凌,唯一对他表示一点关爱的,就是教皇。依然记得那只骨节分明、温暖的手摸着自己头的感觉:“艾欧里亚,只要你努力,就不会再有人敢看轻你!”为此,自己努力至今……那个十三年来统治圣域的教皇,那个一直以来都让自己感激他的知遇之恩的教皇……是假的?

  随着穆先生的讲述,事情渐渐明朗化:撒加篡夺教皇之位,杀了教皇,诬陷知道真相并试图阻止他的艾俄洛斯造反……。

  “所有阴谋都被揭发,他一定不能留在这里!我艾欧里亚决不饶他!”。

  ——怎么这样沉不住气?为什么心中会因了解整个事实真相而烦躁不已?不止是听到哥哥含冤十三年的愤怒,也不止是想到自己这十三年来所受的屈辱……不止……远远不止……

  烦恼的心情,在担忧女神的安危时被淡忘了,可当一切结束,女神获救后,艾欧里亚再次陷入这种迷惑——。

  众人慢慢散去了,他愣愣地望着射手宫的方向——哥哥,你告诉我,我到底要不要恨撒加?我对他……真的只有恨吗?

  “艾欧里亚。”亚尔迪走了过来,顺着他的目光望向射手宫。

  “亚尔迪……哥哥不是叛徒。”——是的。这是值得高兴的!沉冤得雪,哥哥终于可以瞑目了!

  “我知道。”亚尔迪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呵,何必自寻烦恼呢?如何处置撒加是女神的事,我考虑这么多做什么?

  可是不久,心头的悸动告诉他:撒加已死!

  “撒加……?”艾欧里亚震惊地将脸转向亚尔迪,见他点了点头。

  “他……”艾欧里亚再次犹豫地开口。

  “他也是个可怜的人。”亚尔迪体贴地接口道。

  “嗯。”艾欧里亚松了口气——就是这样,所以……无法恨,却更谈不上爱。

  “走吧,”亚尔迪轻拍他的背,“我们喝酒去!”。

  “……好!”。

  ——人说一醉解千愁。我求一醉,却非为解愁,而只求一宿安寝……今天值得醉的理由还真多啊!哥哥、卡西欧士、撒加、女神……唉,算了,想那么多干什么?今夜求醉,过了今夜……我要振作啊……

  —THEEND—。

aiocn
相关推荐